其實我一直猶豫要不要寫這部。其原因在於,這部畢竟已經是有點年份的電影了,而且又剛好算是我很喜歡的一部電影。本於一種越是喜歡的事物越擔心自己搞砸的的忐忑心態,每次看完都想動筆(其實也不是筆應該是鍵盤)寫點東西,最後卻都僅只於「想」的階段就嘎然而止......這次終於鼓勇來嘗試寫點東西,希望不要真的搞砸了才好。

故事的內容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夢想成為記者、對時尚一無所知的社會新鮮人Andrea(安海瑟薇飾演,下稱小安),因為一個機會去時尚雜誌《伸展台》面試,意外通過出名難搞的時尚教主、伸展台雜誌的總編輯米蘭達(梅莉史翠普飾演)的面試成為她的第二助理。沒想到這卻是小安惡夢的開始。雖然只要能夠在這份工作上面做出點成績,未來在出版業的路會好走很多,但是這份工作的難度和米蘭達的難搞程度卻遠出乎小安的意料之外。不過,性格不符輸的她決定面對挑戰,嘗試學習自己一無所知的時尚,也因應工作的需要開始學習打扮的時尚,並且用各種毅力和手段一一克服米蘭達不合理的要求,作到使命必達的程度。只是在此同時,她因為過度投入這份工作,讓她的私生活出現危機,每當工作和私生活衝突時,她總是用「我別無選擇」作藉口去犧牲私生活。經過各種波折之後,她最終發現自己為了不服輸的心態奮力將工作作到完美,卻也同時迷失在五光十色的時尚圈中,因而忘卻了當初只是希望將這份工作當作自己真正想要工作(記者之類的)的跳板,甚至荒唐的為此犧牲了自己的感情和朋友。醒悟的同時,她選擇將制約自己的手機擲入水池,選擇了一條和米蘭達不同的道路,選擇了作回原來的自己。

劇情很老梗,對吧?老實講,你如果真的認真將每一部拍得比較成功的電影、寫得比較成功的文學著作之類的去作深入分析,你會發現它們要講的通常都不是什麼嶄新的道理。畢竟資訊發達的現在,過往人類文明所累積下來的智慧變得極為容易取得,我們雖然不能排除仍然有人在發展新的道理,但古早時代的人搶先講完的道理仍然佔大多數。換言之,要全然創造一個新的核心理論並非那麼簡單的事情,那麼退一步想,真正能讓作品和他人做出區別的方式,也就只有怎樣可以把同樣簡單、眾所周知的道理,用比別人流暢的故事敘述、比別人更深刻的刻劃方式去表達。如果用法律的理論來說的話,就類似「必要場景原則」一樣,你知道、我知道、獨眼龍也知道,只是誰能把自己手上的牌變成會贏的那副的差別而已。

從前面有點離題的討論可以知道,我想說的就是這故事敘述得很流暢,不會讓人覺得很枯燥(唐牛:電影拍得太枯燥讓人想睡覺或是轉台甚至關電視,失敗)或是有強烈的說教感(唐牛:說教的太著痕跡像在上課或傳教,失敗),即使大略猜得到結局的走向仍然不至於過於矯情或轉太硬(唐牛:oo就是矯情和硬梆梆的劇情轉折,失敗中的失敗)。當然我這樣說可能會有人不同意,不過我只能說感覺這東西太主觀真的見仁見智,一字記之曰心,您就給我留點面子別打臉打太重就成。

 

話又說回頭,我寫這篇到底要談些什麼呢?其實我想說的是那種迷失感。因為自己算得上半個社會新鮮人(還算有點新啦),從研究所學生過渡到社會人士,最不習慣的就是全然按表操課的生活。雖然說規律不是不好,但是如同迴圈般的生活,就算中間參了幾個變數,仍然會讓人有一種鬼打牆的感覺。要把這種感覺定位成迷失有點過份,但是卻多少有那麼點走進了迷宮卻無法辨認東西南北的味道。小安是不是也是因為過度的投入於工作之中,而逐漸的被工作的溫水煮成了忘記自己跳躍本能的半熟青蛙呢?說莫忘初衷真有那麼容易嗎?

人生的每個階段我們都在接受(不論喜歡與否)周圍環境和自己所從事的活動所構成的不間斷考驗。是學生的時候,我們學習著書本上的知識,吸收的老師所傳授的技能與經驗;工作之後,我們背負著獨立的經濟壓力,奮力在職場上期許自己能賺得更多、爬得更高或是穩定的溫飽。這些外在的壓力如同潛水夫面對著四面八方無孔不入的水壓一般,要怎樣頂過去每個人有自己的法門。只是在努力抵禦著壓力的同時,最容易被忽略的問題都是,自己當初到底是為什麼要潛到這地方?是要拍攝美麗的珊瑚礁,抑或是在尋找沈船內傳說中的海洋之心?

小安和米蘭達剛好是個對照組。小安在巴黎和金髮帥哥(我忘了他名字,反正他不太重要,就稱呼為哈利波特型男好了)共進晚餐時,曾經為米蘭達做出了辯護:「如果米蘭達是男人,那麼你只會形容她工作能力有多強,而不是這樣批評她。」的確,米蘭達是個標準的工作狂,而且她也認為小安就像是年輕一點(好吧也許不只一點)的自己,是好勝、聰明、充滿野心與能力去攫取成功的人。這當然隱含了男女間不平等的刻板印象(其實「女強人」一詞也是,若被社會認定是常態時,根本不會有這樣的詞存在),姑且先略過不提。從故事裡面我們看到的確實是個有才華有能力,而且用盡手段捍衛自己成就的人(光從小安試圖提醒米蘭達可能會被取代,後來卻發現米蘭達棋高一著早就下手布局就可以看出來),只是她也確實因此犧牲了自己的家庭,包括那兩個雖然有充足物質享受(連沒上市的哈利波特原稿都能搶先閱讀)卻未必覺得幸福的孩子,和總是跌跌撞撞、支離破碎的婚姻就可見一斑。

用動漫的用語來說,這就是等價交換(詳《鋼之煉金術士》)吧?時間是很公平的,每人每天就是那24小時,一分一秒也不多也不少。將心力投注在什麼地方,雖然未必能確保一定能收到相對應的回報(投資有賺有賠,申購前請詳閱公開說明書),至少那個地方總是自己所執著、所在乎的事物,那麼投注進去時間至少比較甘心。只是這種魚與熊掌不能兼得的狀態,若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細細咀嚼,或許也會質疑自己是否真的投資對了方向?是否應該也分一點時間和心力在其他方面?這是我們都需要面對的、人生的重大課題。

 

其實就算單純用一個職場倒影的角度來看這電影,也有它有趣的地方。我想應該很多人都覺得自己有個豬頭上司,總是作一些豬頭決策然後讓下屬來收爛攤子,或是不管實際情況盡要求一些不著邊際或根本作不到的事情(附帶一提,寫這段的時候我腦海中不知道為什麼浮現出一群穿著綠油油的人在掃地的場景,誰能告訴我為什麼?)。米蘭達是個能力很強的人,不過她的強如果仔細觀察的話,一部分是奠基在壓榨助理之上的。其實這很正常,一將功成萬骨枯,金字塔也是得由一堆底下的磚頭作基礎才堆的出那尖頂,可以說是一件無可厚非的事情。講是這樣講,但每個人其實都想當壓榨他人的人,而不想當被壓榨的人(廢話)。

最殘酷的其實就是人的先天能力有差距,這在職場尤其明顯。當然故事礙於篇幅可能沒辦法描寫到鬥爭、拍馬或是靠關係等等(那應該留給《醫龍》或鄉土劇去細細描寫,不要搶人家的主題),因此主要就聚焦在人的自私和能力差距。愛蜜莉(原先的第一助理)就是典型在競爭中被比下去的人,米蘭達殘酷的要小安對愛蜜莉做出不帶她去巴黎的死刑宣告,雖然愛蜜莉後來確實出了車禍事實上也沒辦法去,不過就算如此也只能給小安些許的心理安慰,用來自我安慰自己不是那麼自私。但事實上呢?有時候職場就是這樣,「你今天不把他弄死,改天就換你被他弄死」艋舺的和尚如是說。畢竟上面的位子和資源有限,競爭時只能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私交再好終須面對顧自己還是成全他人的取捨。我們雖然不能排除有人會選擇後者,但即便有人選擇了前者,我們似乎也只能長嘆一句,那就是人性、現實是殘酷的,不是嗎?就是米蘭達在自己的地位面對威脅時,不也選擇了犧牲自己忠心的手下,將對手安排到一個不會威脅自己地位的位置?

 

行文至此,我才發現自己其實還是沒辦法很完整又很有邏輯的把心得寫出來,那麼就當一篇碎碎念讓有緣看到的人做做參考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