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過年的,難得來寫點比較輕鬆的主題。畢竟我這人比較古板嚴肅,文章寫起來都落落長又生硬毫無營養,我想這大概也是部落格沒啥人看的主因(之一)吧(笑)!(說到這個,之前不知道在哪個朋友分享的連結看到這個部落格《也來寫部落格好了》,文筆詼諧又諷刺到位引人發噱,有興趣看搞笑酸文的讀者可以參考一下)

有些老一輩的大人會掛在嘴邊說,他們那個年代電視還不流行(更別提電腦),所以他們都玩些比較傳統但是有趣的玩具,哪像我們天天盯著電視電腦(到這些年進化到盯著平板電腦和智慧型手機,再過幾年應該會變成什麼3D虛擬實境眼鏡之類的吧我想),一點營養都沒有,專家還跳出來批評說這扼殺了孩子的創意什麼的。好吧,或許吧。不過生在這時代,遊戲確實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不管他帶來的效應是正面還是負面,總之它就是存在(而且對我來說必要)的,那就只好擁抱它了,您說是吧?

其實會忽然想寫這個主題,主因是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最近(其實也不近了)暴雪(Blizzard)出了一款《爐石戰記:魔獸英雄傳》,以旗下三大招牌遊戲之一的魔獸系列為主題,開發出一套卡牌對戰遊戲。不玩則已,一玩我才發現這頗容易上癮,即使現在身為上班族兼業餘考生,還是會想抽空上去玩個幾局。遊戲本身操作很簡單,不過卡牌遊戲因為運氣、策略等因素的交織,每一場都會有相當程度的新鮮和不同。但更重要的是,它喚起我對魔獸這款遊戲的諸多回憶。

 

想想高三那年,我是個被指考折磨的考生(該死的數學讓我的學測完全考砸),能在苦悶的生活中給我期待和安慰的,不外就是週末晚上抽點時間玩玩遊戲。當時網路還不發達,家裡又保守的不願意裝網路,因此我也只能開著單機版魔獸爭霸三玩玩劇情任務。不過老實說,因為我不是什麼有玩遊戲天份的人,因此就算可以上網連線好了,我也不可能有時間(和足夠的能力)去和人家對打正規。從那時候開始,魔獸的劇情對我來說就是另一個能讓自己抽離數學、物理和化學折磨的避風港,我可以是從奴隸翻身的索爾,可以是帶著獵魔執念與對力量渴望的伊利丹,也可以是一個從保衛王國的英雄化身毀滅使者的王子阿薩斯。沒錯,或許魔戒是奇幻小說的經典,但是能自己親自去操縱故事中的人物(即使故事是已經寫死的程式),那種代入感的強烈程度遠非小說或電影能辦到,這也是為什麼我喜歡魔獸這款遊戲。

上了大學,擺脫了家裡的束縛,加上全台灣首屈一指的學術網路,雖然電腦頗爛,但是也足夠我沉迷於魔獸三國了。下了課(或是蹺課,好孩子千萬別學!)和三五好友用區域網路對戰,不會lag之外,還能不時聽到從走廊傳來其他宿舍同學的慘叫。那是我第一次玩dota-like的遊戲,現在想想大概也是為什麼後來會跑去玩英雄聯盟的遠因吧!後來,暴雪千呼萬喚始出來的魔獸世界終於開放公測,我興致勃勃的和當時的室友以及幾個同學一起選了一個伺服器(泰坦之拳),創了角色,一頭栽入魔獸世界中。

雖然年代有些久遠了,但是我還大概記得自己第一隻角色是獸人薩滿,第一次踏上回聲島和奧格瑪的震撼(畢竟曾跟著魔獸劇情操作雷克薩去過)。第一次和朋友組隊打暗影城堡副本,那時還傻傻的不知道要去查攻略,也不清楚大概要多少等級比較適合,就這樣反覆著撿屍推進的過程,然後終於(運氣很好的)過了第一個副本,那種有趣和成就感實難以為外人道。後來朋友們組了小公會「殤龍之翼」(名字是我取的),印象中成員除了幾個同學(戰士、盜賊、法師)那位和我同高中畢業的台大高材生(法師)外,好像還有一個也很聰明的台大生(也是那種很會玩遊戲的人,似乎是盜賊)是公會第一個封頂的人。玩著玩著,大一就在室友們各種二一,而自己兩個學期都剛好低空飛過的悲劇中結束,等級也來到六十級,公會也在我中間有段時間為了搶救成績而退出的情況下被大公會合併了。

雖然後來還是有玩到MC、BWL,不過說真的比較後段時真的不覺得有一開始那麼好玩,那種大RAID需要等人集合而且類似軍隊的指揮方式(為了成功推王)一開始很有趣,久了之後大家計較的都是DKP、稀有的裝備和打卡上下班,每天晚上的時間都要被控制在電腦前。想想,為了自己悲慘的成績,若想要順利畢業不延畢的話,大二之後必須要乖一點(不然哪來得及重修完大一因為沉迷於WOW所欠下的鉅額債務?),毅然決然的在升上大二的那個暑假結束前quit。現在回想起來,仍然不時會懷念在荒涼的奧格馬附近閒晃打野豬的日子。不過,那都已經回不去了。

 

一眨眼我沒延畢(還好還好)順利的從大學畢業,然後當兵、考研究所。上了研究所之後,想找一款遊戲來沈迷.....呃,是重溫舊夢一下,就在大學室友的推薦下玩了LOL。我到現在都還記得一開始選的是牛頭人Alistar,我那位前室友如是說:「啊它很坦啦~很簡單~」然後我就拼命死。也不知道那時候到底是因為剛退伍智商比較低,還是我真的那麼沒天份?總之跌跌撞撞的從打電腦開始玩起,默默的也練到了滿等,期間也因為朋友的介紹認識了一群朋友一起玩(其實也都算是直接或間接的大學人際圈)。至於玩得如何?老樣子,我是個沒什麼遊戲天份的人,我只是很享受和朋友一起玩的時光罷了(當然也很在意勝負)。

接著不得不說讓我想寫這篇的第二件事情。那就是前TPA/TPS的隊長MiSTakE宣佈退役新聞連結)。從開始玩LOL之後,ptt的LOL版就一直是我探索新消息和新想法的地方,在那邊我接觸了遊戲實況這個新事物,慢慢的就認識越來越多有名的實況主。等到TPA成軍後,基於一個當時也沒什麼其他職業隊伍可以支持的心態,我就算是半個粉絲的跟著他們的比賽和消息。從GPL的東南亞王、最低潮的韓國比賽系列,直到S2的世界大賽。我還記得當時因為時差的關係,比賽幾乎都剛好是在晚上。為了追比賽,當時還是學生的我熬著夜也是要撐到看完比賽(最慘烈的CLG-EU比賽出一堆問題那天真的撐不住跑去睡,沒想到睡醒還沒打完XD)

TPA在S2大賽中從不被看好的氛圍中以黑馬之姿脫穎而出,親眼見證到那一刻實在頗令人感動(史丹利一句「我愛大家」就讓轉播斷線也很經典XD)。因為自己是玩上路的關係,當時特別注意的就是史丹利,對於他常常能有很獨特的想法和創意,操作也相當無懈可擊這點,實在很佩服。當時的冠軍陣容史丹利、bebe、Toyz、球球和隊長.....現在都還是相當讓人懷念的一個組合。或許他們證明的就是在電競這比較不關乎先天人種基因的領域中,一個小小的亞洲國家也能稱霸世界這點吧!

不過後來的情況急轉直下。新成員的加入磨合不如預期,隊長離隊加入TPS.....去年年中,Toyz和史丹利離隊(後來加入香港隊伍),再到最近隊長宣佈不續約。當時的奪冠陣容就只剩下bebe一個。沒錯,職業運動是殘酷的,沒有成員更迭哪有新人出頭的機會?即便理智知道這點,情感上依然有點難以接受在短短的一年多時間內,就能走到全然人事已非的地步。我想說的,其實是謝謝LOL和冠軍TPA在我苦悶的論文寫作過程中,承擔了一個卸除壓力出口的角色,以及給了我對於支持的職業隊伍奪得冠軍的感動。

 

隨著年紀漸長,對很多事物的觀感和感興趣程度也有所改變。現在因為工作和準備考試的關係,老實說已經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玩遊戲,更別提關注LOL電競的勝負和發展。不論如何,那些很宅的回憶都是人生軌跡中不可抹滅的一部分,仍然值得去珍惜與保護。最後還是要奉勸大家,沈迷電玩之餘還是要能兼顧其他事情,不然等到興頭過了或是遊戲的風華褪去,要面對一片空白的人生,可是很難堪也很難過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恩久
  • 一點意見請板大勿見怪,
    小弟發現板大撰文時使用大量的()括弧, 會令讀者有語意中斷的感覺,
    某些括弧裡的文字, 甚至根本不需加括弧就能直接寫出來,
    過多不必要的標點符號其實是畫蛇添足了
  • 您好:

    謝謝您的指教,有時行文上沒考慮太多,
    就隨筆寫出比較不符格式、畫蛇添足的標點或語句,
    感謝您願意分享您的看法,以後我會多加留意。

    書狼影 於 2014/07/24 18: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