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跑馬燈是個很常見的字眼。我們在各式各樣的電影、小說、動漫中,不時就會用到這樣的字眼或畫面。有人說,人生就是需要像sin或cos函數一樣的起起伏伏才有意思,我同意。可惜(也很令人慶幸)的是,人生的起伏常常未必如同三角函數一樣的規律,而是突如其來令人猝不及防居多。不論如何,這些悲喜的交織恰好譜出高低起伏的樂章,不論你喜歡或討厭、接受或逃避,終歸是為每個人有限的人生妝點了一些不平凡的色彩,也就是那些畫面和回憶的存在對我們來說有著無可取代的重要性,我們才會不時的回想起那些已經隨著時光流逝的過往。而這種回想的強度,往往在人生的終章,抑或是遭遇了什麼重大衝擊的時刻,不請自來的以跑馬燈的形式在你腦海中自動迴盪......

我一直覺得隨著自己年紀漸長,回憶過去的頻率和深切程度也跟著與日俱增。這大概是一種初老的症頭吧?雖然跟自己身邊的長輩好友比起來,自己吃過的米量恐怕還得一段時間才追的過他們所吃的鹽量,但卻也無法因為這樣就說服自己「我還很年輕」。那太說不過去啦。人還是得早點學會接受自己的成長、喔不,或者該說,是接受自己的老化?不論是心態或是身體都一樣。歲月是公平的,對大家都一視同仁的沒在憐憫寬恕,或許這才是世界上唯一存在、真正「公平」的事物吧?

 

前幾天接到一個消息,過去曾有一面之緣的一個年輕的女孩發生車禍,慘死當場。接到訊息的當下,原本滿佈的睡意忽然煙消雲散。我甚至懷疑那根本是自己在做夢。第二天起床,拖著一夜被混亂思緒折磨的疲憊身體,打開電腦上網一搜尋......是真的。那並不是我做夢夢到的幻覺,而是貨真價實的意外悲劇。你也許覺得這也沒什麼,不過就是個見過一次面的人發生意外離世罷了。或許吧。事件本身當然與我沒什麼強烈的利害關係,而跟那位女孩也談不上什麼交情,那,為什麼我的感受會如此複雜呢?

也許是因為,這件事情又喚醒了我們每天都應該提醒自己的警示:「人生無常」。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的自己是否仍然能夠呼吸著你早已厭倦的平凡空氣、過著天天一樣的平凡生活。我們都知道人生無常的道理,但卻往往選擇性的遺忘它。或許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方式吧?要天天被人生無常的警示追著跑,恐怕真會活的芒刺在背。

事情發生後,除了自己心情多少因此感到低落外,很久沒有想起的回憶也一點一滴的如氣泡般冒了出來。我想起那天是到中興大學去參加研討會,我想起那天早餐提醒開車的朋友不要切彎切太深,我想起那天中友百貨的隨從之旅,我想起為了太陽餅而刮傷的汽車板金。說穿了也就是人生的漫漫長路中一段小小的、不帶有什麼特別情緒的一天,在這意外發生後卻變得清晰如斯。之後又看到了那副其實看過很多次的畫,並且在附帶的說明中赫然發現原來那幅自己頗為熟悉的畫作竟是那位女孩的作品。除了感嘆,又還能說些什麼呢?希望那位女孩在天之靈,也能繼續開朗的揮灑自己的繪畫才華。

 

說完比較沈重的事情,來談談比較開心的事情吧。最近也接到一個大學老朋友的消息,老實(嗎?)的他終於成功的交到了女朋友。人家交到女朋友我有什麼好喊燒的呢?喔,其實是當年我們幾個朋友曾打過一個賭,一旦他交到女朋友就要以慶祝為由來請客吃飯。我們幾個朋友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到大家都大學畢業了,一直等到大家都研究所畢業了,一直等到大家都工作了,一直等到花兒都謝了,終於等到這賭注兌現。老實說,我很為他高興。

吃飯的那天,難得把久違的朋友們都齊聚一堂。聊起天來,彷彿大家都回到了大學時代一般。令人懷念的宿舍歲月,從不同的作息,不同個性間的有趣互動,上課、蹺課與熬夜寫程式的日子,到搬離宿舍那天的傷感,一切都還歷歷在目。不久之後,當年只比孩子大一點點的我們,恐怕都要走入人生的另外一個階段。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心態上的成長,完全趕不上歲月趕著我們前進的速度。總覺得自己離孩子的時光還很近,但一切都只僅限於自己覺得罷了。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說付出努力終究可以得到回報,或許吧?只是不知道會遲延多久、是否會有遲延給付的利息?從今年的聖誕禮物,也可以清楚的看到「等價交換」的真理。畢竟人一天就是二十四小時,把那些時間投資到什麼地方,雖然未必一定能從那些地方拿回些什麼,卻能保證你就是無法同時把時間也投入到其他地方。要說怎樣選擇是對的?我不知道。很多人跟我說要看長遠,但是長遠不就是無窮多短近的累積嗎?如果連短近都註定無法心想事情,那麼又談什麼長遠呢?是否命運在暗示我們,我們根本相信了錯誤的信念呢?收到這份「大禮」,我心裡的感覺只有這張圖可以貼切的表達:

 

唉,算了,抱怨也無濟於事。最後來分享一首我很喜歡的電影插曲,敬青春時期的美好友誼,也希望那些珍貴、可愛的人都能平平安安,心想事情。新年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