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形容「青春」和「長大」是怎樣的感覺,我會這樣回答:青春就好像在爬一座不知道高度的山,你只知道自己必須往上爬,但你不知道最高點在哪;然後,你忽然一腳踩空,時間如同地心引力一般令你身不由己的向下墜落,等你回過神來,你已經長大了。

我不知道這樣形容貼不貼切,但至少我自己的感覺就是這樣。

 

某天回家,剛準備把車倒進那狹小角度又很詭異的車庫時,忽然聽到波的一聲,接著聽見如同瓦斯漏氣(說真的我其實沒聽過)的洩氣聲,我心裡暗自覺得不妙。停好車之後下車一看,慘了,左前輪整個餒了下去。一時間慌了手腳的我,忘了後車廂其實有備胎和千斤頂,想說離家大概一百公尺處就有換胎的店家,勉強的將車子開了過去(好孩子千萬不要學!很傷胎框!)被老闆碎唸了一陣後,所幸胎框只是稍微擦傷,輪胎本身也還很新,拔掉釘子還是可以補。

一邊看著老闆熟練的卸下輪胎洗淨、拔釘、上補丁的過程,我聽老闆的口音猜想應該也是在地客家人,就隨意和老闆攀談了幾句。這才發現這滿頭花白的老闆和我的爺爺差不多年紀,而且也都來自三坑那邊,算是老同鄉。隨口問問老闆作這行多久了,老闆斜了我一眼,淡淡地說不太久,從20歲退伍當學徒就做到現在。算起來,老闆作這行的時間還比我活得久多了。一邊閒聊,老闆的手腳倒是沒慢下來過,沒一會兒功夫就把我那可憐的左前輪補好了。我跟老闆道了謝,付了錢,開車回家。

其實這也不過就是生活中一個小小的插曲,那我特別說這個幹麼呢?

 

我想說的其實是「長大」這回事。所謂的長大,當然定義分歧百家爭鳴,每個人恐怕都有自己不同的標準去定義它。就我來說,我認為出社會開始工作(或是找工作)才算是一種長大。相較於我們的父執輩甚至爺爺那代,我們這個世代的人出社會的時間相對比較晚。物質條件進步了,學校也是一間一間開,過去求學的窄門造成早出社會的副作用,在我們這個世代比較少見。當然,我們不能排除仍是有人因為各種因素,並沒有因為大環境的變遷有什麼改變,還是很早就開始出社會工作。不過,至少就我自己來說,跟父執輩他們缺乏繼續求學的條件,迫於現實必須較早出社會相比,自己確實是比較幸運點(也比較心虛點)的。

這種延後出社會的現象是好是壞,人微言輕如我是沒什麼資格去評論。我所知道的是,如果自己想做的事情終究需要一定的學識背景和學位才能達成,那麼這投資不管是賺是賠,終究是得做的。

 

回想起來,其實自己真的算是繞了一大圈。老實說,我從來不是個念理工的料子。高一升高二那年,我還記得身兼數學老師的班導特別拿著我的分組志願單,問我是否真的有確定要選填自然組。我當然知道自己數學很爛(物理和化學也是),不過當時會這麼選當然是有原因的。簡單地說,雖然從那時起就有想念法律的念頭,不過在多方打探後,我還是選擇了那個時間最安全的選擇,打算大學念工程去竹科工作,穩穩當當的去當個科技新跪。

不過這種勉強自己去念自己不擅長也沒興趣的科目,終究是撐不久。雖然大學勉強矇上了一間還算可以的大學和科系,不過念到大四實在是對未來有點迷惘。當時,我回顧自己大學四年養成的不上不下的成績與能力,我深知自己如果繼續這條路,大概就一直不上不下吧。也許是靈光一閃或者該說是機緣巧合,我在四下剛好碰到個機會到現在的研究所去當工讀生,同時也選修了兩門課程當作試金石(我終究是沒種在自己22歲時再做出和高中一樣勇往直前的豪賭),結果算是還頗讓自己滿意。

我想,好吧,既然如此就轉轉跑道吧,雖是脫離了可預期的將來,但人生總是只有一次,不給自己機會嘗試一下高中時的最初方向,總是有點不甘心。

 

一轉眼,欠國家的11個月就在等待放假的期待和收假的痛苦交替間還完本金(利息要不要還就看有沒有被召到),如預期的進入研究所,花了三年的時間拿到學位,也跌跌撞撞的找到了一份工作。這中間的過程,要我說的話就是一種沉潛......畢竟離自己設定的職業目標很遠,只是個起步而已。能有現在敝帚自珍的一切,我已經該相當感恩,終究是靠著那些貴人們的幫助,才能我這種並不適合生存的個性仍能苟活至今。

只是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是不免深自檢討,當時的初衷到底是什麼?這些年的路走過,除了身上的傷疤和有增有減的行囊外,當時驅使自己走向這條道路的初衷到底還在不在?或是又變了多少?

 

 

動力火車這歌詞說得好:

「你好久沒說夢想  說到眼睛發亮

不可一世的笑容 連我都被感動

我們說改變世界 卻被世界改變

記得你要我提醒 別改變太多」

 

真要問自己的初衷是否有什麼改變,其實答案不是很明顯嗎?人是不可能亙久不變的,隨著時間腳步的推移,終究每一刻的自己都與前一刻不同。要做的,恐怕就是別全然忘記了自己在未經人生洗禮時,那不成熟而可貴的初衷是如何的樣貌。至於現在的自己,是不可能全然與當時相同的。

我們長大,我們改變,我們只希望自己能盡量的在與人生妥協的同時,努力「記得」並「實踐」最初的想法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