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最夯的司法議題,莫過於其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先生於職務交接的演講上,痛批新任最高法院院長楊鼎章贊同廢除最高法院秘密分案制度的看法。不單如此,據報載,楊前院長表示,其任內收到的關說文件他完全沒有轉給任何法官,而且在卸任前銷毀完畢;此外,亦認為「馬英九不就是在保密分案下,讓他的特別費獲得無罪定讞嗎? 」(報導見此處)。

到底保密分案制度是什麼?又為什麼廢除它會引起如此的軒然大波呢?究竟這其中又隱藏著什麼驚天動地的秘密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首先,各種報導和社論等等,對於到底是「保密」分案還是「秘密」分案用語不一。姑且不論到底哪個用語才是正確的,本文以為,假設正反兩方的用意都是良善的,以「保密」分案的字眼或許比較中性也不容易偏頗,本文以下暫且都使用這樣的字眼。 

 

其次,來看看幾則報導和社論。

贊成楊前院長見解者有之:分案透明 關說隨後來 、 多數法官 判維持保密分案

反對楊前院長見解者有之:楊仁壽不能帶走的秘密 、 廢止最高法院秘密分案制度不容例外 、 問題在於受監督 

 

接下來,稍微整理一下正反兩方的論點。

支持繼續維持保密分案者,其理由略謂:最高法院為終審,且為法律審,雖然訴訟法上規定「可以」開庭,但是事實上大多以書面審理為主(也就是根本不開庭),這跟一二審(事實審)必須開庭不同。也因此,事實審的法院,就算再怎麼採取保密措施,因為開庭之故,仍會於判決完成前得知承審法官是誰;最高法院因為多為書面審,所以保密分案自然能作到在判決完成前,當事人並不曉得由哪個法官審理。藉此,可以杜絕當事人於審判過程中的關說,以維持司法審判的獨立性與正義。

反對繼續維持保密分案者,其理由則略謂:對於司法程序的陽光化、透明化,是讓司法黑幕能受到外界監督的方法。透過程序的透明化,除了加強人民對於司法公平的信任之外,也可以避免外界有不當的猜想。若一二審皆能作到公開,為何三審不行?採取保密分案制度,也有可能侵害到憲法賦予當事人的訴訟權

簡單的講,雙方的爭執點在於避免審判受到干預司法審判的陽光監督間的取捨。

 

本文以為,廢除保密分案制度應該是利多於弊。

第一,透過這樣的方式,可以讓最高法院原先離群索居、神秘兮兮式的審判程序,受到外界所見所評所監督。要知道,司法的目的在於為人民謀取正義;既然服務的主體是人民,服務的目的是正義,其過程(審判程序)與結果(判決)自然應該能夠接受公斷。若擔憂因而遭受批評,是否應該反省哪裡出了問題?是司法與人民太過疏離導致恐龍法官之譏?是人民不懂法律所以胡亂抨擊?當一切都攤在陽光下的時候,誰對誰錯、其中的誤解矛盾,自然是可以由社會大眾與法律從業人士共同討論反省,但是如果一切都是蒙在布幕後面的神秘儀式,那麼就算結果看起來很公平,還是會有人質疑那個過程根本就是有問題的。

第二,若將同樣有類似的保密分案制度者來作比較,例如簡易程序等,我們會發現一個最大的不同之處:最高法院是終審法院,(除了發回之外)擁有下確定判決的權力,而簡易程序仍有上訴的救濟管道可以作事後監督。因此,這兩者間的嚴重程度,是不能同日而語的。所以提出其他類似的制度作為抗辯,實際上是刻意忽略的最高法院對於案件最終判決權力的事實。

第三,以關說問題來說,難道一二審的法官就不會面臨關說問題嗎?其實也是會的,特別是高等法院,因為現行上訴三審規定中,必須有判決違背法令之理由,才能上訴三審,所以事實上二審法院可以說掌握了一定程度的判決決定權,也因此之前的法官貪瀆事件,許多涉案法官都是高院層級的。從這件事情我們可以發現,關說是必然的,楊前院長也表明自己有收到相當數量的關說,但是他一封都沒有轉交,以作為支持保密分案制度的理由。但是換個角度想,倘若繼續採行保密分案制度,但偏偏之後的最高法院院長並沒有楊前院長的風骨呢?所謂現代民主政治的涵義中,包涵了法律制度的設計不應該、也不能是是一種「人治」(也就是人在制度在、人去制度亡)的狀況;相反地,應該是能夠透過監督制衡機構的設計,無須仰賴在位者本身的風骨或節操,也能夠杜絕弊端,才能稱得上現代的民主政治。杜絕關說影響判決結果的方法很多,透過刑事法律的規範、透過法官法評鑑等等,都是方法;保密分案或許也是,但是它的代價太大了,在人民對於司法不信賴的原因中,不透明與疏離、難以監督絕對是名列前幾位,這時我們更應該去思考如何讓程序陽光化、並透過其他配套措施去阻擋關說,而非顧此失彼的維持原狀,成效如何並不清楚(事實上即使行了保密分案,楊前院長仍是收到了很多關說不是嗎?),卻落得不思進步、黑箱作業、秘密審判的惡名。

其實,身為職掌審判的法官,本來就會面臨來自社會四面八方的壓力。我們應該期許審判的法官秉持公理正義,不受外界影響,能勇於抵抗壓力與關說外,也應該適當的建立相關的監督機制,與程序透明化。畢竟司法程序對於人民基本權的保障是息息相關的,對於司法的監督本來就不可以馬虎;但是我們也應該相信,若真正將法官視為職志,而非將法官職務當成鐵飯碗、司法體系的「一般公務員」時,法官應該要有那種膽識與自知,而非靠著隱身幕後來逃避壓力。

 

此外,見到報導上面楊前院長提及「做官只是一時的,追求理想才是永恆的」(參前開報導),倘若此言屬實,那我實在有點疑惑,到底書上寫的「法官無貴賤」是真的還假的?法官雖然有個官字,但若把最高法院院長一職當作一種如同行政官一般的定位,是否是誤會了司法機關以至於法官的定性?法官間並沒有所謂上司下屬的關係,行政職(庭長、院長等)應該是額外的司法行政事務,並不因此使得其地位比其他法官優越,我想這樣的認知,是所有法官都應該有的。

而且,楊前院長說他銷毀了相關的關說資訊,這點也讓很多人(包括我)覺得很奇妙,為什麼楊前院長不當下立刻舉報?

總之,希望透過這樣的事件,讓社會大眾能更加關心法律圈的事物,也能藉此加速司法改革的腳步,那才會是國家社會之福吧我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孟皇
  • 版主這篇文章的論述說理非常具有說服力,尤其是「現代民主政治的涵義中,包涵了法律制度的設計不應該、也不能是是一種『人治』」的論點,更是對楊仁壽先生的說法與作法作了最有力的批判。

    有人質疑:為何我要對一位司法前輩下「楊仁壽先生的退休是國家之幸、人民之福」這麼嚴厲的批判?因為楊先生觸犯了我的紅線:理念可以不同,但請不要隨意用政治語言攻擊司法。尤其是明知保密分案、判例文化等問題的檢討,根本無涉干涉審判獨立的問題,楊先生卻要說「馬總統介入司法、干涉審判獨立」的話語,可能會讓不瞭解司法議題的國人再度以訛傳訛。

    楊先生的錯誤發言,會讓我國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那麼一丁點的審判獨立空間,又要再度引起國人的疑慮。因此,身為改革聯盟發言人的我,必須嚴正聲明,以正視聽。既然版主的論述這麼精彩,我就借用一小版面,做如此的澄清。
  • 我也認為理念不同大家可以討論,
    但是若因此造成司法的形象受害,
    其實對整體司法來說都是損失。

    感謝林法官的回應,
    期許有更多人能夠響應司法改革,
    才能讓我國司法更加進步而受人民信賴。

    書狼影 於 2012/03/02 17: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