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寫部落格了。老師們常掛在嘴巴就是「未來你們要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忙碌生活中,還得擠出時間寫訴狀、寫起訴書、寫判決或是寫法學論文,所以現在的訓練是必須的。」有點可惜的是,我覺得這些案牘勞形的事情,畢竟還是會磨損掉很多、我自己稱它為「靈感」的東西。這種靈感不單指一般人認知的,那種柯南發現線索(如下圖)的那種,而是指「靈性與感受」。

「一切的線索都連在一起了!」柯南如是說。

 

這種「靈性與感受」,對我來說是有點奇妙的存在。它不是人生所必須,卻也是人生所必須。不是必須的原因,是因為沒有它也不會死,頂多變得市儈而可憎;而它是必須的原因,卻也就是我不想變得市儈而可憎。

偏偏要能保有這種靈感,靠的往往是必須作點不事生產、不求進步的活動,比方說無所事事的賴著一天之類的。(迷之音:聽起來比較像是偷懶的藉口。)前段時間的案牘勞形,雖然功力進步了不少,卻也不多,大概就是吃了0.1顆過期大還丹那麼多的功力(不懂梗的人請千萬不要去咕狗,就算咕狗了也千萬不要做出想像),但是靈感卻少了不少,也造成這段時間完全沒有文章產出的結果。

還好,皇天不負苦心人,孟姜女也能哭倒長城,敝人小的在下我昨晚做了個夢。

講到做夢,不免俗的,來一段應景歌曲:「昨天晚上做了個夢,我走進薩哈啦沙漠,空無一人站在太陽下,窩喔~」

好了,講正經了,隨便亂murmur待會一定會讓本台本來就很少的觀眾迅速的流失一半以上,那可就糟了。

我夢見的是一個部落。就像最近很夯的賽德克巴萊那種。古木參天,綠意盎然。我看見紋面的勇士,他們過著自給自足、樂天知命的生活;我看見活潑充滿精力的孩童,跑上跑下活蹦亂跳;我看見的,是充滿活力與生命感的部落。

然後,我看見跋扈的統治者,就像山地警察一樣的樣貌。我看見所謂的文明進入了部落,讓原本的共享被私有主義染上奇妙的違和色彩。我看見所謂的國民教育,我看見資訊、電力、潮流不斷湧進。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看見的其實是一種掙扎。一種在所謂「普世價值」與「自我中心」間的拉扯。

到底什麼是普世價值?是文明嗎?是正義嗎?是進步嗎?是資本主義嗎?是儒家思想嗎?還是自然本身就是一種普世價值?

人類(包括我)的通病都一樣,我們是假藉著傳播普世價值之名,行拓展自我中心思想之實的生物。好比儒家孔子的七十二弟子,有人能肯定的說他們所認知到的、所謂儒家思想是一模一樣的東西嗎?沒有。至少我覺得不同個性的子路、子貢與顏回,他們心中理想的儒家思想與社會,想必就是有些落差的。

如果連這些師出同門、而且受教於華人社會頗為崇拜的至聖先師門下的人們,都無法找到百分之百共通的「普世價值」了,我們又該怎麼去相信這種東西真的存在?

就像電影橋段所說的:「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那其實是一種不同價值觀間最劇烈的衝突方式。

說穿了,人就是不斷在做出價值評斷與回饋的系統。我們從言談中不自覺的把自己已經擁有的價值觀輸出,然後聽取他人的價值觀,取用其中自己能夠接受(或是被迫接受)的片段,然後吸收、與自己原有的價值觀做出衝突與融合。

但這一切的前提其實都建立在接觸。如果我們設計出一個隔絕於現在我們所認知世界之外的民族,他們存在在好比說,格陵蘭的地底好了,他們對於我們現在認知的世界一無所知,而就僅僅靠著他們自己族內累積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活著。他們沒有電腦、沒有網路、沒有潮衣、沒有唉配、沒有火箭、沒有飛機、沒有高鐵、沒有捷運、沒有聚酯纖維、沒有抗生素。他們一樣存活著,而且搞不好某些層面上他們活的比我們更快樂富足。

那麼,所謂的現代文明和他們相比,到底什麼才是普世價值?若有所謂的普世價值,不就代表了有一種特定的價值觀念以至於生活方式,應該是人類的「最佳狀態」嗎?那麼又該怎麼決定呢?是用人的數量、產生的先後,還是其他的因素呢?

其實我並沒有什麼答案。我只是做了一個夢,然後覺得那一切變化太大,而我感受到的卻不是快樂與進步,而是嚮往著回到「文明進入部落」之前的生活。

所以人到底要追求些什麼?我也不知道。

毫無反應,就只是一篇沒什麼意義的murmur文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