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好,是跨過一整年的日子經過。和好友三兩人,窩在熟悉的客廳裡面,杯中不是啤酒就是威士忌可樂,隨手拾起幾片洋芋片,談笑的同時一飲而盡。是變了,人生就是一個變動過程的集合罷了。沒有辦法解決的無奈太多,還是先麻醉自己吧!至少好過點。

四瓶bar的苦味,兩盒單人小披薩的香味,電視機裡面鮮艷的漫天黃色彩帶。那只是過去的一個畫面。迴圈轉到這個地方,看起來差不多的時間變數,出現的卻是橘色的彩帶,是張泰山興奮的怒吼,是多多調海尼根的苦澀酸甜,是藥膳泡麵簡單卻濃郁的香味,和蟲族、神族與人類在宇宙某個角落的激戰。

拼圖還是繼續著。

終歸要學會的教訓,拒絕面對的現實,一一浮現在眼前。感覺是多拼了半塊、或四分之一塊原本不情願拼上的片段,實際上卻是對現實生活的妥協。我當然知道,我一直都知道的,但能不能作到是另外一回事,知易行難嘛。

對於美好事物的投射是如同寒冬午後陽光的微暖,卻是一閃即逝的虛假。當眼前的火柴細燄燃盡,能看見的就不會是大餐或自己想念的親人,而是冰霜遍地的銀白殘忍。不只一個童話故事的主角最後悲劇的死在這樣的美景中,但那也不是他們能夠選擇的吧我想。當鏡子碎成片片,流光瞬影的反射,只是那一霎那的璀璨罷了,可是又有多少人在它碎去之前,如同花木蘭般認真的對著它自我反省呢?

窩在小小世界裡面的安心,大概會是沒有改變過的事情。去面對吧,成為真正的人,只是要付出的代價是那麼的高!莫那頭目,這值得嗎?只是為了通過七彩顏色的橋罷了,少了臉上的印記,祖靈翻臉的速度可能比翻書還快。統治永遠是那麼一回事,用不一樣的幌子去掩蓋那壓制他人的事實,這是人類的進步嗎?還是一種更高尚的殘酷而已呢?

要感謝的事情太多了,就謝天吧。不論如何,至少還能用顫抖而虛弱的雙手,去慢慢撿起碎滿了一地的砂礫,期許裡面找的到屬於自己的珍珠。總有一日可以拼完的,應該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