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裡面說過一個故事,大意是說,在蝸牛的兩個觸角上面,曾有兩個國家,一個叫做觸氏,一個叫做蠻氏。這兩個國家在蝸牛角上那麼小的地方,還是互相爭戰不休,戰役死傷慘烈,勝利的一方往往追亡逐北,數日才回國。

這個寓言故事,其實是莊子要用來說明人類常常費心爭奪一些無意義的事物上面,有一點退一步海闊天空的味道。

只是,用比較貼近生活的角度來看,其實人生數十寒暑,不就是無數的蝸角之戰所累加起來的嗎?我們從還沒產生之前就競爭、出生的競爭、活下來的競爭、唸書的競爭、就業的競爭......競爭,可以說是人生不可或缺、難以逃離的一部分。但是我們只是不斷重複這樣的過程,卻很少去思考過,所有的競爭都是有必要的嗎?所有執著的事情是不是都需要這麼執著呢?

其實人和人之間的爭鬥很多都是不必要的。或者該說,是我們自己劃地自限的把自己的格局做小了,事實上真正值得也應該去競爭的對象,可能根本就不在身邊。這就好比一種關起門來做大王的心態,或許在山寨裡面你是山大王,你鬥倒了很多人,可是當把眼光放在山寨對外的競爭時呢?當你被迫打開大門,對抗門外的官兵時呢?清末的中國,不正是因為鎖國和自大的心態,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被他人領先數十年的科技和國力打得亂七八糟。

只是人類常常如此。再沒見過世面的狀況下,也缺少了謙遜的心態,而滿腦子只想在自己的小圈圈裡面稱王,或者將自己看不順眼的人、事、物,用各種方式打壓、抗拒、排擠、鬥倒。或許內鬥是一流的,但是在做這些爭鬥的時候,是否有想過自己根本只是蝸牛角上面的可悲的小國,只能在這邊嚷嚷著要併吞另外一個角,而壓根不曉得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多遼闊。

其實有個理論說,人和人之間有所謂的舒適距離,一旦過於接近之後,往往就會開始產生摩擦和衝突。這是真的,不管是生理距離也好,放大到資源分配的觀點也罷,只要當距離太近、資源不夠分配的時候,人的生物本能就會顯現出來,開始排外、盡可能擊倒入侵領域的人,或是毫不客氣的爭奪起資源,即使吃相難看也在所不惜。相反地,如果每個人分到的領域很大,資源很充足不虞匱乏的時候,人們又「文明」了起來(當然少數特別具有侵略性的人類算是例外)。

弔詭的是,如果資源和領域真的多到可以隨意(甚至浪費)的分配的時候,說直的頂多就是資源閒置的問題比較難處理(因為太多),真正需要被管理、被注意的反而是當領域和資源匱乏的時候,資源分配者應當用怎樣的手段和方式去妥善運用,使得資源最大化,而不至於造成貧富不均、分配不公的m形化現象。結果實際上卻不然,當資源匱乏的時候,原本透過自身優勢能獲得比較多資源的人,往往不願意鬆手,徹底希望打壓、反對資源分配者為了尋求正義和資源運用最大化而做出的安排。這不是很愚蠢嗎?

其實也不會,《原君》裡面有說過「人各自私也,人各自利也」,當一個缺少正義觀的強者,最常犯的錯誤就是自私自利,只管自己利益而不顧他人死活,只有當他們也成為弱者的那天,才會轉過來支持和渴求被公平的對待。這是很微妙的人性,也是人性中可以說最可悲的地方。就像《原君》說的一樣,其實要找人管理眾人之事,說穿了可以說是良心事業,若管理者本身並無偏頗而且秉公、有效的在處理不公平的問題時,我們該做的不是把他鬥倒,而是應該理性的去支持和改進。

我想,這才是蝸角之爭給我們最大的啟發吧!持續在一個資源稀少的環境,靠著踩他人屍體的方式活下來,而不願意想想這種作法是否妥切的強者們,設想看看有一日自己也身處弱者地位時,是否仍會秉持這種自私而純粹的弱肉強食心態,或是希望被公平的當作人(而不是犧牲者或被打敗者)對待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