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如果有看過TDK(The Dark Knight,中譯《黑暗騎士》)的人,想必都對希斯萊傑精湛的演技印象深刻。他所飾演的小丑是個可以說喪心病狂的罪犯,當然小丑的人格特質有很多值得研究討論的地方,不過這邊我想提的,只是他膾炙人口的那句「Why so seroius?」。是啊,幹麼這麼嚴肅呢?人生在世不過短短數十寒暑,如此嚴肅剛硬的過生活,不覺得很累嗎?

從以前到現在,很多人都會覺得我過於嚴肅、太容易激動,對很多其實別人覺得是小事的事情看得太嚴重等等。我承認我的脾氣確實是快而暴躁,只是很多時候,我是真的不覺得那些事情不嚴重。反過來,反而正是因為那些事情在我看來很嚴重,所以才更容易激起我較大的反應。

人說莫以惡小而為之。我常常會很懷疑,到底是自己的道德觀跟人不一樣、特別嚴苛呢?還是我根本就是從外星球來的。沒錯,這社會上還是很多好人,循規蹈矩的過生活,被欺壓也不懂得反抗和爭取自己的權益,甚至被賣了還幫忙數鈔票。正因為如此,我更不能容許自己明明看見了顯而易見的惡,還能裝作沒這回事般的度日。人和人之間的價值觀本來就不可能完全相同,也因此矛盾、誤解和衝突基本上是不會少的;但這並不代表這世上就完全沒有普世應該共同遵循的規範。

佔用公有資源看起來當然是小事。如果把公有資源的損失平均分攤到社會大眾身上,每個人不過是些微的損失罷了,這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呢?反正自己方便最要緊,大家又沒有受害感,有這麼嚴重嗎?答案是當然有。佔用公家資源本來就是不對的,既然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在無使用權能的狀況下去佔用資源,事實上跟偷大家的東西是沒什麼差別的。並不能因為偷得很少、偷得很巧、偷得無聲無息、偷得高明讓被害人無感,就讓偷這件事情合理正當化。偷還是偷,不管大偷小偷,說穿了都是偷不是嗎?

佔用有限資源先搶先贏,佔著茅坑不拉屎,看起來可能是小事。反正佔用之後在這個和諧的社會裡面,善良的、顧情面的人仍然是多數,也沒人敢(或是想要)出面指責。有限的資源被少數人在無需求、不妥善使用的狀況下佔用,真正需求的人只能摸摸鼻子另覓他法,這種事情看起來是一種你情我願,生命自己找到出路的解決方式。這當然沒錯,但如果我們肯認這樣無政府狀態的、靠著人情壓力或力量壓迫的狀況繼續著,不也就肯認了其實文明秩序都是假的,到最後還是比誰的拳頭大、比誰的人馬多嗎?如果這種看似你情我願的方式是對的,試問高利貸不也你情我願?被強暴也是一種你情我願啊(反正被害人就是沒辦法反抗)?被殺也是一種你情我願,反正大家弱肉強食嘛。有這麼嚴重嗎?其結果反正就是劣幣驅逐良幣,等於變相鼓勵了臉皮厚、強硬而且有力量壓迫他人的族群盡量去壓迫弱者而已。這樣難道還不夠嚴重嗎?

不管他人的看法和苦衷,就是自行其是,看起來也是小事。別人執行政策,有人在旁邊唱衰扯後腿,不然就是明擺著對著幹,完全不給面子。有人說要對抗惡法,試問又真的去想過惡在何處嗎?別人需要空間地點做事,有人在旁邊吵鬧喧嘩,完全不顧及他人的看法和權益,這樣當然是小事啊。反正放到社會裡面,也就是不管鄰居安寧夜夜笙歌、卡啦ok飲酒談笑,反正別人也不能怎樣。因為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這是我的自由,是我的基本權啊!別人的損失永遠是小事,自己被侵害的時候就「該」的很大聲,天底下有這麼「公平」的事情嗎?

結果還是兩手一攤,無辜(或無感)的口吻說出:「有這麼嚴重嗎?」前一個說這句話出名的,現在已經因為玩火自焚而在監獄服刑了,試問這些人是想當下一個嗎?凡事看得很重,固然讓生活起來辛苦而缺少彈性,但凡事看得太輕、甚至如果只把侵害他人權益的事情看得很輕,卻選擇性的將他人侵害自己的事情看得很重,這已經不是公平的層次,而是根本缺少一個現代社會公民應該有的道德和秩序觀念。莫以惡小為之,也不應該以罪小而犯之,更不應該把他人的容忍和退讓當作理所當然,或是覺得「Why so seroius?」沒這麼嚴重,那麼當真的被人大刀闊斧砍到的時候,也就不用唉說社會對你不公平了,因為先對他人不公平的根本就是你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可以分享你這篇文章嗎?
  • 您好:

    想請問您欲以何種方式分享?
    因本文性質上屬於個人心情的抒發,
    沒有什麼考證,
    也不是在針對特定個案發表看法,
    故不是很確定您對於這篇「心情文」的分享方式為何,
    若方便的話請您稍微說明,
    便於本人判斷是否適於供您分享,
    謝謝。

    書狼影 於 2014/04/24 16: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