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先談一點個人小小偏見。我一直不喜歡這個作者的書,主因是她的書和文字讓我覺得既傲慢又缺乏邏輯。之前看過她的《殺戮的艱難》一書,也常常看到他人轉載她發表在報章雜誌等媒體、對於時事的評論,對於她的印象一直沒有什麼改變。這本書倒是有點不同,先前的書和社論等,多少都是那種說教式的、缺乏邏輯流於情感喊話卻又企圖給人中肯印象的風格,這本書卻比較像是部落格式的撰寫手法,隨性而不太正式的文筆,夾雜一些學術上面的看法。我個人是覺得她這種寫法遠比前者讓我能接受一些,至少不至於流於空談或是毫無邏輯的自打嘴巴。或許這就是網路上人家寫說她「用溫柔的關懷去寫女同志的故事」的原因吧。

總之,這本書的全名叫做「愛的自由式:女同志故事書」簡單的說,內容就是從訪問女同志的故事中,去探討女同志的內心世界。裡面談到了T和婆的養成和內心的成長過程等等,夾雜了一些女性主義或是同志運動的學者看法。撇開內容和我個人對於作者的印象不談,我覺得至少她的「無政府主義」是比較合我胃口的想法。

愛的自由式,重點不在於女同志或是誰的愛情故事,而在於「愛」與「愛的自由」。

為什麼這麼說?理由很簡單。我認為愛這件事情,應該從「愛自己」談起。要愛自己,就必須先有自我認知與認同。意思就是說,即使是在性別這個議題上面,我們雖然不一定要簡單的劃分成「非男即女」這種武斷的標準,但是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在「自我性別的座標系」中找到一個自己的定位。如果把男性和女性當作座標系的兩軸(即使這樣區分還是太武斷,畢竟什麼叫做「男生」和「女生」其實我們也無法精準的定義,姑且先用平常異性戀的普通標準來看),一個人必然會在這個平面上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點、屬於自己的定位。

而這樣的定位,我們先用前面提到比較武斷的標準(男女)來區分一下,有所謂的性別認同障礙,這種人往往生理和心理的性別恰好相反,而有所謂的MTF和FTM;也有所謂的同性戀,這種人認同自己生理的性別,但是卻喜歡同樣性別的對象;然後就是異性戀。

常有人說,要愛別人之前必須先懂得愛自己;要愛自己之前,又怎能不先清楚的定位自己呢?如果是性別認同障礙(姑且不論我覺得這詞本身就有歧視意味)這類型的人,他們對自己真實性別的認知就恰好和生理性別相反,因此他們會喜歡跟自己生理性別相同的人,甚至用變性等等方式,來達成讓自己身體和心裡性別一致的狀態。相較之下,同性戀不同的地方是,他們的確認同自己的生理性別,她們只是心理上面喜歡的是和自己相同性別的人罷了。

談到這裡,就要進入主題了。怎樣的「愛」才是「正常」的呢?傳統異性戀者,會認為喜歡上和自己相同性別的人是不正常,所以不管是性別認同障礙還是同性戀,他們在外觀上喜歡的都是和自己生理性別相同的人,所以對於傳統觀念的人來說完全就是違背正常(也就是不正常)的。

只是,就算從異性戀的相處來觀察,是不是又真的那麼的「正常」呢?好比說,傳統上刻板印象認為「男主外,女主內」,男人應該負擔家計、應該扛起責任、應該堅強不能哭、應該是決策者、應該擅長理工、應該是主動追求者等等,女人就應該負擔家事、應該教好小孩、應該柔軟可以適時哭泣、應該是追隨者、應該擅長文史、應該是被動矜持的被追求者等等。只是,在現代女權高漲、兩性平等意識抬頭的時代,異性戀的相處真的還是那樣嗎?

其實人和人的相處,不管是情人也好、夫妻也罷,我覺得都是彼此磨合的過程,可能有女生事業心比較強,她的對象卻是個不被傳統肯定的、溫柔體貼願意負擔家計的男生,這樣的異性戀組合雖然被傳統鄙視,但對現代來說卻是越來越普遍的常態。相同的,可能有男生就是比較被動,在互動關係中女生掌握了主導權、甚至主動積極的去追求,這種「倒貼」的行為能說是錯誤嗎?主動積極的去爭取自己所想要的,不正是被現代思潮所肯認、正當的自由資本主義行為嗎?

所以談回來我們發現,以女同性戀為例,硬要區分T和婆這件事情本身,對我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說真的,若是用傳統的男女刻板印象去分類,對於同志而言是一種傳統異性戀思維的壓迫;但不去分類又有什麼問題?我們從小到大,不可能只接觸和學習了那些「正常男生」或「正常女生」應該有的行為、想法和性格,同樣的,雖然我們可以歸類出一個大略方向的成長過程,卻不能(也沒必要)一定得分出「男生路線」和「女生路線」,大家都是「中間路線」,只是偏哪邊多點罷了!

也就是說,我的論點其實用簡單比喻,比較趨向於大家都是「不分」,只是遇到比較左邊的我就右邊一點,遇到比較右邊的就反之。不管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其實都是在和喜歡的對象磨合,在這樣的立論下,TT戀、婆婆戀也沒什麼不正常了,因為彼此間都是獨一無二的,那麼對於「偏T的婆」來說,她「偏婆的婆」就很「婆」啊!又有什麼一定得要經過某個成長過程才能養成婆或T的呢?我的論點是,根本就不需要(也不可能)去分析T和婆「應該有」的成長過程,事實上要用「應該」的標準來看,同志就是某層面上的「不應該」了,那麼特別在意這種統計的過程,就好像去在意星座一樣,說穿了「準是賽到的,不準也只是剛剛好」。對人來說,不過就是拿著一份表不斷打勾,好催眠自己屬於這個群體的方式罷了。並不是集滿了那些特色和成長過程,就能獲得T(或婆)的證明一份啊!

結果到最後,我還是無政府論調的支持者。畢竟說穿了,對任何人來說,性別的刻板印象(和T婆的區分)其實就是後天貼上去的標籤,而真正會去愛一個對象的時候,心其實是自由的,根本就不受那外在、後天標籤所拘束。所以到最後,其實T、婆都不是重點,「愛」和「愛的自由」才是我們真正應該讚賞的,你說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