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想起已經結束了一年多的軍旅生涯。回頭翻了翻自己寫下來的、充滿髒話和抱怨的紀錄,頓時百感交集。

欣慰的是,自己雖然曾經那麼負面過,終究還是撐了過去。捫心自問,自己雖然沒有什麼大的成就,至少我覺得我沒有對不起曾掛在我領子上面的階級。我盡可能的在自己做得到的範圍內,去將公平分配工作的理想落實,去堅定的抵制一些太過分的要求,盡可能去教導自己的學弟做事等等。

但難過的是,自己在軍隊裡面曾經幻想過的未來,其實不是那麼一回事。說穿了,有人的地方就有相類似的問題,這古今中外皆然的道理,我當時竟然忽略了。所以我讓自己對於現在的生活有不切實際的期待,而真的身在其中的時候,卻發現同樣的問題只是換個不同的樣子出現罷了。有人說,人類在歷史中學會的教訓,就是人類永遠無法學會教訓。這實在很有道理,正因為學不會教訓,才讓同樣的錯誤接二連三的發生,馬後炮般的說那些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可當下並沒有試圖採取正確的解決方式,也只是徒然的口惠而不實罷了。

無能的上司,愚蠢的任務,即使當時的紀錄礙於身份不能過於明白的表達內容,現在也還有依稀的印象。無能的上司總是比較喜歡會拍馬屁的傢伙,總是把自己的豐功偉業掛在嘴邊,卻忘了自己比過去的自己站在更高的位置,卻徹底遺忘了當自己身在低位的時候曾遇到的問題和挫敗,只不斷的用無理的要求去逼迫自己的下屬工作。軍旅生活中的我,雖然號稱是個軍官,其實大家都把你看作鳥蛋而已。剛下部隊的時候,菜鳥就是該死,別說比你階級高的學長看我不起,連底下的士官和兵也等著看我笑話。怎麼做才好?我也曾經是無頭蒼蠅的撞了一段時間,所幸在儘速摸熟了手邊應該應付的工作後,才慢慢進入狀況。

菜不該死,菜而不學才該死。一時被人看不起被人電很正常,但是一直都是這樣就該自己檢討了。說穿了,當你展現了旺盛的學習力和積極正面的態度,手邊的工作也會漸入佳境,別人根本不可能一直把你當作菜鳥看待。我從一開始的菜鳥初官,到一兩個月後營輔導長告訴我:「你其實可以簽下去,下部隊這麼短的時間內你學會的東西,已經夠你當到上尉輔導長退伍了。」,從一開始連長對我不放心,到最後用我當作例子去教訓那些不認真的志願役士官,階級低、資歷淺不是重點,重點還是態度和能力而已。當你展現出足以配合你身價的能力時,你才能夠壓得住那些在你面前看你年輕資淺想擺老的士官和兵。

即使如此,畢竟也只是個最低階的軍官,能夠改變的事情還是極其有限。在連上,不論如何還是連長說了算,我充其量只能做一些比較不要緊的決策,或者在有授權的狀況下偶而主持大局罷了。退伍之後更是如此,說到底也只是個沒地位的學生,又能改變什麼呢?資源、權力畢竟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上,任自己看見再多的不公義,也只能放在心裡默默地訓誡自己不要重蹈覆轍罷了。

我想,人類社會大概就是如此,不同的團體用不同的態樣去呈現著相同的問題。有人就是喜歡偷懶,有人就是愛擺爛,有人就是沒能力但擅長裝可憐,有人就是沒能力而臉皮厚,有人就是擅長逢迎拍馬上下其手,有人就是不懂領導,有人就是沒有公平正義的概念,有人就是如同中華隊的教練一樣好用一直用。如同胡晴舫《弱者的滅頂與強者的生還》一文中所述:「除了文學與電影之外,所有革命從來不是由真實小人物所發起,而是由那些『懂得壓迫但不是親身經歷』的人所領導。自身雖過著特權生活,看出社會制度的不公後願意從他們的優渥環境走出來,是這樣的社會強者才有力氣改變這個世界,而不是早已遭制度壓得奄奄一息的真正弱者。」,我想只有當掌握權力或是至少站在人類社會金字塔較高層級的人們,願意正視並且改善那些問題的時候,才能真正讓社會朝正義前進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