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最夯的話題之一,就是計程車司機疑似性侵日本女生案。這件案子除了被害人是日本國民,顯得格外引人注目外,羈押庭法官裁定五萬元交保一事,也造成相當廣泛的討論和轟動,也引發了網友爭相討論,甚至在臉書上出現要恐龍法官下台的連署(當然,也出現了另一連署,就是反對網友連署要法官下台......)。

就交保爭議而言,關於羈押之規定是在我國刑事訴訟法101條以下。第101條第一項規定:

「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大,而有左列情形之一,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者,得羈押之︰
一、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者。
二、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
三、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

以字面上來看,似乎羈押的要件是被告犯罪嫌疑重大、有羈押事由(上述三款)、有羈押必要(即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並且無第114條不可羈押的情況下,就可以裁定將被告收押。

然而,在釋字665號解釋出來之後,對於第101條第一項第三款羈押事由,在理由書中做出以下解釋:「該項規定羈押之目的應以保全刑事追訴、審判或執行程序為限。故被告所犯縱為該項第三款之重罪,如無逃亡或滅證導致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之危險,尚欠缺羈押之必要要件。亦即單以犯重罪作為羈押之要件,可能背離羈押作為保全程序的性質,其對刑事被告武器平等與充分防禦權行使上之限制,即可能違背比例原則。再者,無罪推定原則不僅禁止對未經判決有罪確定之被告執行刑罰,亦禁止僅憑犯罪嫌疑就施予被告類似刑罰之措施,倘以重大犯罪之嫌疑作為羈押之唯一要件,作為刑罰之預先執行,亦可能違背無罪推定原則。是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三款如僅以「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作為許可羈押之唯一要件,而不論是否犯罪嫌疑重大,亦不考量有無逃亡或滅證之虞而有羈押之必要,或有無不得羈押之情形,則該款規定即有牴觸無罪推定原則、武器平等原則或過度限制刑事被告之充分防禦權而違反比例原則之虞。」

簡單的說,就是不能僅以被告犯下的最是重罪而作為羈押的唯一理由,仍需檢驗是否有羈押的必要(即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和是否有不可羈押的事由,當四個要件都符合的狀況下,才能將被告羈押。

假如缺少羈押必要的狀況下,法官依第101之2條規定,可以讓被告交保:

「被告經法官訊問後,雖有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第一項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而無羈押之必要者,得逕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其有第一百十四條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者,非有不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之情形,不得羈押。」

根據報載,這次事件主要的爭議在於,若檢方提出的羈押理由不完備時,法官應當如何處置?

蘋果新聞的報導  NowNews的報導 聯合報社論:交保又收押 檢察官與法官都有責任

事實上,我比較認同上面那篇社論的看法。理由無他,我國刑事訴訟法改採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後,院檢的角色和職責早已區分明確。此時,代表國家追訴犯罪的並不是法官,而是檢察官。也就是說,我們並不能要求法官去越俎代庖的幫檢察官訴追犯罪。

我國檢察官擁有的強制處分權逐漸減少,可說是法制進步的最佳寫照。為避免濫權而引入制衡的機制,往往視強制處分的嚴重程度區分為「二分模式」(偵查中檢察官發動,審判中法官發動)和更嚴重的「法官令狀主義」(不論如何最後都需要由法官監督和決定)。主要的目的就是貫徹無罪推定原則,保護被告的人權,並且避免可說是被告之敵的檢察官(雖然檢察官負有客觀義務,但大多數時候都站在和被告對立的立場)以強制處分作為壓迫被告屈服的手段。羈押對於人身自由的拘束和影響不可謂不重,也因此需要由法官做出決定,早先可作為檢方武器的強制處分,現在早已經不在檢方控制之中。

也因為如此,擔任國家公益代言人的檢察官,本來就應該負擔舉證責任去提出足夠的證明,說服法官被告確實需要被羈押,畢竟被告受無罪推定的保護,而羈押這種前置性的人身自由拘束手段,某程度上和無罪推定的原則相違背,因此檢方若不能提出強而有力的證明,讓法官認定被告確實符合被羈押的要件時,法官本於無罪推定自應該採用對人權侵害較小的具保責付和限制住居代替之。大法官釋字665號解釋主要的用意,也在於告訴院檢不能僅因為被告可能涉嫌犯的罪行重大,就足以讓他被羈押。

當然,如同該社論所說的,法官也不應該脫離現實的疏忽沒有叫檢方補正。的確,以檢方聲請羈押理由不備和大法官665號釋字的確可以支持駁回羈押聲請,但是法官若無視被告身為計程車司機很可能會反覆實施類似犯罪,而且也不去探求檢察官是否只是單純疏漏(當然法官其實沒有這樣的義務,畢竟多數的羈押庭都是書面審理而已,只是院檢通常也沒隔多遠,要探求一下檢察官的真意其實也不困難),就依法而違背常理的裁定交保的話,恐怕恐龍法官之譏也不能說是完全錯誤。

只是,這個案子演變到現在,社會大眾一面倒的被媒體的有罪推定洗腦,對於最後做出裁定的法官撻伐聲不斷,而較少有人用客觀的角度去分析這個裁定背後的理由和原因,是很可悲的。說穿了,不懂法律卻跟著搖旗吶喊是很愚蠢的。我們可以批評法官沒有善盡到我們期待作到的程度,但是就本案而言,比較需要被責備的我認為是負擔舉證責任的檢察官。這好比一場球賽,球員沒有確實的做好得分的動作,大家卻責罵裁判說為什麼不給他得分--裁判何其無辜?一般球賽中,我們都不會期待裁判跑去提醒球員應該把得分動作做確實,因為裁判是客觀的存在,不能偏倚任何一方,而我們現在卻用不同的標準去看待同樣代表公正客觀的法官,認為這個裁判只要沒判那個「看起來應該得分(實際上有瑕疵並不足以得分)」的動作得分,裁判就是錯的、就是恐龍,這帽子扣得太快太急也太沒道理了。

與其說恐龍法官,倒不如說根本就是恐龍媒體。涉嫌性侵就可以說是色魔?沒收押所以法官就是恐龍?這種只想著怎樣興風作浪、刺激民粹的態度,可以說是商業化下的媒體,徹底喪失客觀資訊傳播者角色的最佳代表。當媒體忙著把砲口拿去亂打其他人的時候,是否可以反省一下社會的亂源搞不好是自己?

身為公平正義的代表,人民對於司法的期待之高是不難理解的。但回過頭來也要能瞭解,純粹只會放炮批評、或是沒事就跟著嗜血媒體的報導起舞,卻毫無相關領域的正確知識,這樣的民意說穿了就是典型的多數暴力。說這樣叫做民主,倒不如說是暴民,用多數暴力的朝浪當作子彈,配上半調子又充滿私心的媒體為準心,這樣射擊出去打到的目標,恐怕不是什麼真正需要改革的事物,反而很容易誤傷無辜吧!

下次要跟著連署之前,是否能先對於該議題多做深入瞭解,而不要草率的人云亦云呢?我想這樣,至少會比較接近探求真實的目的,也才能被稱作民主社會下的優秀公民,那樣的民意才稱得上有價值,那樣的連署才能真正去改變我們的社會使其更加進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