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我受到的教育其實和華人社會一般所談的以和為貴比較接近。傳統觀念上,往往重視人和遠勝於其他,也導致父母的教育,通常會希望自己的孩子合群、服從、凡事不傷和氣。

沒錯,套句廣告詞:「先求不傷身體,再講求效果。」如此的社會氛圍,造就的結果就是「先求(表面的)人和,再求其它。」待人接物、為人處事,大家總是談著以和為貴,久而久之造成的結果就是鄉愿、是非不分的先把衝突壓下去再說。

但大家其實都心知肚明,會有衝突是理所當然,用這種不管如何先弄得表面一團和氣的方式,問題其實沒有解決,好比受傷的傷口用爛掉的皮先蓋住,也不管底下是不是發炎化膿......這樣的態度真的是對的嗎?

我雖然性格裡面一直帶著反傳統的概念,但其實我卻能接受很多前人的智慧。我知道人和的重要,但是我不能接受不計代價、不分是非的人和;我知道彼此尊重重要,但是我卻也秉持著他人如何待我、我就如何待人的態度,而非能夠博愛(甚至兼愛)的去對待不同的人。對我來說,前人的經驗和智慧必有其可取之處,只是不能全盤接受罷了。那些道理往往都有著特別的時空背景,或者是特別的社會氛圍,套在現代的社會其實並非能全盤適用的。

所以,雖然我不喜歡孔子的碎碎念,但是我滿佩服以他所處的環境和年代,就能說出以直報怨這樣有智慧的話。老子說以德報怨,那是過於宗教、信仰和教條式反人性的要求,就跟孔子所質疑的一樣,當你以德來回報他人對你的怨,那你又該如何回報他人待你的德呢?這種缺少區別的反應方式,徹底違反了人性。就算是個不倒翁,他彈回來的力道都是得端看你推得多重而定的,人又何嘗不是如此?能夠用寬容的心胸去回報他人對你的惡,那是很值得敬佩的心胸;但對於一般人來說,能夠不以怨報怨就不錯了,還談什麼以德報怨呢?

我自認自己並不偉大,也不是那種心胸廣闊、有著高格局的人。但我自信我盡可能作到以直待人:當對方對我好的時候,我會盡可能的去回報;但對方對我不好的時候,我也不會忍氣吞聲的當作沒這回事,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人和,在這時候並不是必要的。我們談人和可以,但那應該奠基在合理、對等的立場上,當團體中有人的惡行已經超過正常標準時,我們是否要鄉愿的忍耐著?若是如此,我們也不用談什麼反霸凌了,反正一切都河蟹掉不就結了?

別人敬我一尺,我可以回報他一丈。反過來,當對方擺明毫不尊重自己的時候,為什麼我還需要顧及對方的顏面呢?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當一個人根本已經不要臉到天下無敵的地步時,為這樣的人考量太多、保留太多情面,實在是沒有必要也不智的。人和人間的相處常常會自然的形成一種氛圍,這樣的氛圍一旦流為風氣,大家都會覺得理所當然。也因此,當我們不斷吞忍某些人的不尊重、某些人的自行其是、某些人的自我中心、某些人的獨善其身時,我們其實是在默許著這個社會朝著那樣的方向前進,然後慢慢的大家都會覺得,反正誰誰誰這樣做大家都沒說話,那我也這樣做好了。接著便是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所有人一起營造一個既自私自利又損人不利己的社會,這真的是大家要的嗎?好比那首著名的詩,不斷去吞忍社會群體惡劣風氣的結果,就是當那惡劣風氣向你襲來時,也沒有人會向你伸出援手,因為那些惡行的擴張,是由你在內的社會大眾冷漠的默許而成的。

我不敢說我自己有多高的道德操守,我也不敢說我選擇這樣的作法是試圖挽救社會的沉淪,但我想至少需要盡自己的力量,去發出一些不平之鳴,避免那些得利者沾沾自喜得寸進尺。至少這樣的作法,是對得自己的良心的,能夠用直率的態度去待人,雖不能作到像聖人一樣人人敬佩,至少我也不至於淪落到跟那些為惡者一起同流合污。我不管別人是怎麼想的,至少就我而言,和諧,只有建立在公平正義之上時,才真正稱的上可貴,而要達成這樣目標的作法無他,以直待人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