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觀審要上路了。先前上課時曾聽老師提過這個未來可能上路的制度,當時就在想,這個制度真的可行嗎?會不會弄到最後,就像是九品芝麻官裡面的「讓她生」一樣,變成人民壓迫司法獨立的工具呢?

先來看幾篇相關的新聞報導。

人民只觀審? 應從頭參與到尾

觀審制可以抑制法官專斷?

司法院推動人民觀審,勞民傷財

咱的社會-人民觀審準備好了?

 

我們可以發現,其實人民觀審的制度存在相當明顯的問題,這是值得我們討論的。

為了避免恐龍法官之譏,將民意這個所謂民主時代最高指導原則拉到司法的神壇上,用它來制裁主祭者的麻木不仁,到底是對是錯?就很直觀的政治社會理論而言,法律本來就不該背離於民意,因此讓民意進入法庭參與審判,又不像陪審制一樣賦予決定性的權利,看起來無疑是一種很中庸的配套作法。然而,這樣折衷的方式是否真能解決問題?

我們先回頭來想想,陪審制是否真的運作的那麼成功。事實上,陪審制最常為人所詬病的地方之一,就是平常人對於法律制度和構成要件的陌生。對以普通法為架構而生的英美法而言,或許其傷害還沒有那麼大,畢竟他們的法律有相當部份的模糊空間,可以用法理、法情感和衡平的想法去操作,但對於繼受成文大陸法為主的我國來說,法律重視的是以構成要件為主軸的架構,所以才需要靠專業法官做審判。也就是說,我國的法制先天上就比較需要專業的法律素養才能做出正確判斷,縱然是受過訓練的律師法官都可能在此一環節出錯了,完全沒受過訓練的平常人究竟能作到什麼程度?

況且,就算採取陪審團制度,英美法中法官仍負擔相當吃重的角色,負責法律的解釋和陪審團指導。在此一措施下,陪審團或許原本並不清楚法律運作的狀況,卻能透過專業法官的引導,而稍稍理解爭點、案情和法律適用,進而做出裁判。反觀人民觀審,有誰要負責教導那些觀審員何謂構成要件該當?何謂未遂犯?何謂自始不能?何謂故意過失?觀審這個制度本身最奇妙的地方就是,它好像讓人民坐在VIP席看一場不懂規則的球賽,然後還要問他們場上的裁判判得對不對一樣,連規則都不懂,又該如何做出正確的判斷呢?更別說,如果他們胡亂做出(縱然很合理合法的做出)判斷後,球場上的裁判還要停下來向他們解釋規則和判決理由之後,才能判斷比賽勝訴。我們有必要花這麼高的成本讓人民到法院去上法律課嗎?

說穿了,最大的問題不外乎就是人民對於法律的陌生。對缺少法律素養的一般人來說,要能夠忽然進入原本遙不可及的司法神壇當神明,本來就是緣木求魚的事情。當人民的素養並不足以搞清楚法律運作的狀況時,要他們如何做出正確的裁判?就好比不懂球賽規則的觀眾一樣,他們不過就是跟著進來看熱鬧的鄉民,不過是站得前面一點而已!

好好的現代法院審判搞得跟包龍星一樣可笑,難道都沒人想過這些問題嗎?

真正讓恐龍法官滅絕的方法,應該是加強法官的淘汰和評鑑機制。外部力量的引入固然可以讓審判陽光、透明化,但是觀審制搞得不上不下的,真的能抑制恐龍判決的產生?這我相當存疑。說穿了,就算觀審員認為法官認事用法量刑有問題好了,法官在判決書中本來就要交待判決理由(否則是判決違背法令),有觀審員和沒觀審員差在哪?多花那些錢請觀審員當看熱鬧的鄉民,對法官來說毫無拘束力,又能改變些什麼?換個角度想,如果法官真的因為觀審員產生的民意壓力而鄉愿,這樣司法獨立性不也蕩然無存了嗎?由此觀之,真是百弊無一利。

就算從比較實際的面相來看好了,要付給觀審員薪水這我沒話講,要限制觀審員資格我也同意,但是台灣的刑事審判曠日費時,尤其重罪更是如此;英美陪審團之所以可以運作,是因為他們有集中審理的制度,開庭幾乎都是連續著處理,如此一來不至於對陪審員的生活造成太大影響,趕快判完就可以解散了,但台灣呢?台灣的刑事程序拖拖拉拉,就算有妥速審判法也還是相當的緩慢。應該改進的地方是審理的品質和效率,在此之前觀審制度只是在給觀審員找麻煩。試想,一場原本就搞不清楚在幹麼的球賽,打了一節跟你說要延期繼續打,過了好幾個月通知你繼續看比賽,你連上次打到哪裡都搞不清楚了,哪裡會有什麼記憶?

司法院要改進人民對於司法觀感不佳的方法很多,明明有得選擇,卻避重就輕的畫這塊大餅來填民眾的胃,吃不飽又沒營養,真的該端的牛肉明明是應該改進審理制度和司法人員素質,卻杳無音訊。這種頭痛醫頭(而且還醫不好)的作法,等到人民觀審上路的新鮮感過了,問題大量浮現的時候,才發現先前的設計只是在雪上加霜,無疑為時已晚。主事者,三思啊!用意良善可茲鼓勵,但結果若是適得其反,恐怕非百姓之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