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情的好壞,動機往往是事關重大的。人做事情的動機很多,為了人情顏面也好,為了現實經濟也罷,林林總總的動機,不論背後的原因為何,其動機的強弱往往和願意把事情做好的態度成正比。

正因為如此,對於缺少動機的事情,人往往很難提的起勁去做,就算真的做了也未必做的好。畢竟說穿了,那並不是他想做的事情,而又缺少其他外在的原因做支撐時,結果會怎樣大概也是不難預期的。

 

這次辦完所上的小畢典之後,不管是FB上或是BBS上,到處都充斥著所上參與的工作人員和學長姐們的照片、心得和想法。雖然並不是太想去注意,但仍然無法避免的會常常有機會看到,而看到的時候也很自然的會勾起一些想法。

成就感,這次的畢典辦完之後,我覺得我嚴重的缺乏成就感。

擔任影片組的我,這次工作主要只負責了老師介紹的影片。從最初開會時對於沒有劇本就要開始做影片的不可思議,到自己因不可抗力而缺席會議之後,莫名的收到許多簡略粗糙的素材和想法,以及隨之而來該開始工作的命令,我是驚慌失措的,老實說。

在影片組第一次開會的時候,我就曾經建議過希望影片組內可以進行分工,將技術性工作集中在幾個人身上,然後其他人協助鋪陳劇本設計和鋪梗。然而這個意見被忽略了。我也曾提前告知若缺少劇本的狀況下,很難做的出好影片,更不要說如果整個畢典流程都沒有想過的狀況下,要將作出來天差地遠的幾部影片硬接起來,其結果會是怎樣根本就很難想像。這個意見也被忽略了。

然後我就像在迷霧中摸索前進一般,看著那數量稀少而顯然沒有規劃過的素材發愣。說穿了,要做影片的技術面本身並不困難,難的是如何安排趣味的梗和畫面、聲音的跳接,能夠引起觀眾的共鳴。特別是這種短片類型的影片,必須要在相當短的時間內吸引到觀眾的注意力,強烈的表達出想要讓觀眾理解的梗,其實是相當困難的。因此,更顯得出事前安排和劇本的重要性。但是我什麼都沒有。

所幸,因為有人不斷提供想法並催促我前進,在獲得協助的狀況下,雖然進度不快效果也不算非常頂尖,至少最後做出來的效果還算是可以接受的。只是做完之後,我還是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因為我很納悶,我納悶的是,明明團隊工作真正激勵人心的正是彼此相互扶持、互相支援和合作無間的革命情感的,但為什麼我只感覺到濃濃的孤單?就好像要一個人衝向戰火肆虐砲聲隆隆的戰場,背後卻一點掩護火力都沒有的感覺。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真的不夠合群,或是因為我對於事情看得太過嚴苛,還是我主觀上對於計畫和事先準備的重要性看得過重,我覺得這次辦完之後完全沒有感覺到做了什麼事情、完成了些什麼的感覺。

所以我會去避免看那些照片。特別是去看兩組跳舞組的合照或是表演的照片,因為我覺得相較之下我很悲慘。我覺得他們至少留下了辛苦的汗水、彼此間努力把舞跳好的回憶、當天光鮮亮麗的把自己的辛苦展現在眾人面前,光彩和成就感並不會因為其他流程的粗糙和不順暢而遭到任何減損,反而襯托著他們努力的成果顯得更加璀璨。

 

辦活動本身很辛苦,大家都很辛苦。正因為如此,才更應該努力的規劃、謹慎的處理,而不浪費任何人的心血。特別是這樣的活動本身並沒有酬勞,除了成就感和革命情感之外,其實很難找到其他更足以支撐人做事情的動機了。

我只希望未來參與的活動,能給我多一點成就感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志潔老師
  • 親愛的旻書,

    每一屆同學有不同的相處,
    難免會使得活動在辦理時有不同的面貌。
    成果的不如預期,
    或者共事間的摩擦,
    也是一種學習。

    畢業典禮其實是一種傳承,
    因為知道自己有一天也會畢業,
    也會希望學弟妹為自己的碩士生涯劃下完美的句點,
    所以願意貢獻自己。

    碩二的這一屆其實也付出了努力,
    但是我覺得「溝通」一直是他們這一屆比較欠缺的能力,
    這也使得人人有付出,
    個個不滿意的現象產生。

    其實前幾屆也有他們的問題,
    有的是時間沒有控制好,
    有的是人員調度不佳,
    但我總覺得不論最後成果如何,
    都是科法所珍貴的資產。

    很遺憾這次我沒法親自參加,
    希望回去以後還有機會看看你們的影片和跳舞的風采。
  • 謝謝老師的回覆,
    我也覺得在這次的活動中學到很多。
    只希望未來可以更好就好了。

    書狼影 於 2011/06/29 12: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