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做公平?什麼叫做一視同仁?這兩者之間,真有必然的相關性嗎?對我來說,並不是這樣的。

 

也許是個性使然吧!一直以來,我都不認為差別待遇有什麼不好,甚至覺得是人的天性,對於社會的安定反而有其重要的作用,並不覺得會因此產生什麼不公平--至少在有理的差別待遇下是這樣的。

雖然很多人會覺得,差別待遇是有問題的,因為這樣一來,對他人的態度落差很自然會形成比較,然後在人際關係中,產生難以估量後果的化學作用--往往都是負面的--所以將差別待遇汙名化。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人和人之間,甚至人和動物之間,本來就存在很多親疏遠近的關係,那些是很自然的,在互動中慢慢形成的,並沒有什麼強迫或是不自由的性質存在(當然會有人用裝的,姑且先討論內心的想法)。既然人和人間本來就會產生這種距離的關係,因此對待他人的態度也隨著距離的不同而有所差異,不也是很正常的嗎?

墨子講兼愛,宗教講大愛,我覺得那都只是理想而已,平凡人根本沒有辦法偉大到那種地步,去愛一個恨到牙癢癢的敵人,如同愛自己最親密的人一般。看起來這樣的說法,似乎是理想大同世界般的設計,事實上是無法實踐到人的社會中的。太多負面正面的情緒交織著,對其他人的評價、愛惡如同考卷上面的數字一樣有高有低,如何能夠一概視之?這樣的想法,無疑是一種齊頭式的平等而已,不但不符合人性,同時也未必能真正改變些什麼。

相較之下,儒家講求從自身往外推展的漸次愛,相對來說就貼近現實了點。人總是會把好的事物先留給自己,其次是自己愛的人,愛的多的、然後是愛的少的,這聽起來自私,其實並不奇怪。畢竟,人的生存說穿了就是圖個開心,想要開心的方式,自然是看到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開心,然後正向回饋的使得大家都快樂起來。

從這邊我們可以看出來,差別待遇根本就是人的天性,又何必急著一竿子打翻所有的差別待遇呢?

 

很多時候,我們也會在一些比較技術性的事務上面,採取差別待遇的手段。

好比教學。所謂因材施教,有教無類,其重點不就在於"因材"而施教嗎?對於不同的人,採取不同的教學方式,孔子之所以成功,並不只是他擁有教學的熱忱而已,更重要的是他懂得教學的道理--了解學生,而後採取適合個別學生的方式去教學。因為客製化的教學方式,才能真正做到循循善誘,畢竟在不了解一個學生個性、能力和目標的前提下,又怎樣能夠選擇對學生來說最適合的方式去引導呢?若是孔子也採取一概而論的教學法,別說七十二弟子了,恐怕七點二個優秀的學生都教不出來。

好比領導。不同的下屬,需要不同的領導方式。有些人很主動積極,不會偷閒納涼的,對他們可以好好溝通好好講,也無須過於擔憂他們會懶散,反而應該適度的讓他們休息,然後在缺乏方向的時候向划槳一樣導正他們的方向;相反的,對於消極被動,或是會閃事情的人,就必須花費較多心力去盯,然後也無需給他們過多的信任和尊重,對這種人,就我的經驗來說是需要強勢一點的。

或許我的想法比較極端,對於上面所提到的後者,我一向不會給他們太多的空間裁量和討論,而選擇用比較直接瞭當的方式,去指揮和監督,而避免他們有選擇偷懶的機會;相反的,對於前者,我會給較大的信任和包容,將目標和要求拋出去之後,有很多討論的空間,也能夠以比較和善平等的態度去和他們相處,因為這些人往往可靠而認真,並不需要用那些權勢和壓力的手段去領導。

我並不覺得這樣的差別待與有什麼不好。或許華人社會的確講求和諧,但是過度的和諧只是抹殺了整體的效率,並且讓工作不均的分配到那些認真的人身上,這樣是一種因小失大的不正義。或許這樣做,的確維持了表面上的和平,讓整個團隊看起來沒什麼大問題,但事實上除了效能低落之外,那些認真的人心中的埋怨和不滿,卻是難以處理的。工作或許可以不均,而用薪資、獎懲來填補,但是對於那些缺少控制手段的事務中,如此一來只是在燃燒認真者的熱情,去榨取微薄而缺少公平的表面結果而已。

 

差別待遇是好是壞?我想,至少在我看來,並不是那麼絕對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