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一向是人們所謂的美德;表裡如一,也是人們所盛讚的。但是,當談到名義上和實際上的差異,就往往不是那麼簡單做到的了。

孔子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反面來看,就是在其位則應謀其政。話雖然說得簡單,實際上又有多少人真正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呢?就算知道,做得到的又有多少呢?

這個問題其實是兩個層次的。第一個層次是知,是認知,是真真切切的了解到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是什麼,是能夠理解自己所處的位置和立場,然後去思考自己這個位置的人到底該做什麼事情。好比說,身為一個領導者,就應該先了解到自己的工作是領導,而不是親自下去事必躬親。

的確,每個人的領導風格不同,古代很多所謂將領也是身先士卒,但是那有一個前提,是最後要能打出一場勝仗;如果連領導的本分都沒做好,最後導致整個團隊失敗的結果,那麼其實這個領導者本身的身先士卒,只是暴虎馮河的愚蠢而已。很多將領本身也是行伍出身,自然對於浴血的廝殺有著一定程度的熱情和專業,但是等到自己身為將官主帥的時候,最大的職責在於指揮底下的弟兄打勝仗,而不是自己親上前線的衝鋒吶喊。在做得到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之後,再來談身先士卒的激勵士氣等等次要任務,這樣才是真正分出輕重緩急的好領導者,不是嗎?

對於自己拿手的事情,本來就很容易有著熱情、有著在意,所以很自然的不放心交給底下的人處理,此乃人之常情;特別是當那些事情自己本身又非常拿手的時候,這樣的情結很自然地會更加嚴重。但是身為一個領導者,這本來就是應該克服的情緒。或許同樣一個工作由自己完成可以做到90分,而交給底下的人完成頂多能做到80,倘若真的自己下去做了,若是不能兼顧到其他應該注意的點,例如臨場的指揮、工作的分配監督等等領導者真正應盡的職責,無疑是買櫝還珠的徹底失敗而已,那件事情的90分,整件事情看來仍是瑜不掩瑕。

但另外一種人就更可悲了。不懂得怎樣領導不是一種錯誤,錯誤的應該是當別人給了建言之後,仍恍若無聞般的自行其是;或是根本搞不清楚狀況,更別說掌握進度;要不就是根本無心領導,擺爛耍老,甚至專扯自己下屬的後腿。這樣的人是完完全全不適合擺在領導階層的,而一旦碰巧的需要他們領導的時候,其結果也只會是一場惡夢和災難而已。諷刺的是,這世界上這樣的人被擺到錯誤的位子上面,卻是世界的現實。這樣的實然面,其實是很令人沮喪的。

第二個層次是為。知道自己的本分後,能夠盡可能的去完成每一項屬於自己應當完成的事務。也就是能夠好好的領導下屬,良好的溝通,善納諫言,督促進度,對於各種不同的下屬能夠因材領導等等。領導風格的好壞不是絕對,而應該視領導的對象是怎樣的群體而適當調整。面對比較消極的團隊,自然必須要更多更細的催促和督導;相反的,面對自動自發的團隊,比較需要注意的地方是所做的結果是否符合預期而不至於脫軌。面對比較粗線條的下屬,需要的耐心和關注相對的多;面對比較細心龜毛的下屬,要能適時注意他是否做得過頭了給予自己過大壓力。其實這些都是老生常談,但真正了解的人又有多少呢?

長期觀察下來,關於領導這件事情,最終歸還是回到兩個字:「人性」。不管是領導者本身的個性也好,下屬的個性也罷,其實說穿了就是能夠知彼知己,然後克服自己的弱點去處理,盡可能將事情用最佳的方式完成而已。一個軟趴趴的領導者,要能清楚自己什麼時候是應當強硬起來成為火車頭統一見解指引方向;一個不擅長帶頭的領導者,則應該要能接納他人的建議,而不是自行其是的用自己好像很努力,其實根本沒搞清楚狀況的方式,做那些實際上根本就讓工作進度適得其反的行為。如此一來,才能真正讓一個團隊順利的運作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