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先將書裡面引用羅馬的政治家暨哲學家西賽羅的一段話,作為這篇文章的開頭:「一個人不知道往昔發生的事情,就終究是個孩子;如果無法應用過去年代的努力成果,世界一定永遠維持在知識的矇眛期。」這本書,如果真要下一個定義,大概就是企圖用另外一個角度,讓我們理解『過去年代努力成果』的真相,而非書裡一再強調的『壞薩瑪利亞人』所宣稱的面貌。

簡單的說,這本書是一本經濟學的書。有人說,十個經濟學家有十一種理論;在我的感覺反而是,經濟學的因素太複雜,沒有所謂真正的真理,所以才造成了這種眾說紛紜的結果。或許這也是類似社會科學類型的學科,最常遭遇的難題吧?

本書的作者是韓國人,書的開頭首先使用了韓國的例子為引,巧妙的點出了全書的主軸:「世界最佳的經濟策略,其實並不是富有的強國所宣稱及推廣的『新自由主義』,反倒很可能是相反的方向。」從韓國迅速發展的過程,他一一點出韓國成功的原因,並不是如富國的後見之明所說:自由開放的經濟型態,低關稅壁壘,全資本自由主義的發展競爭;相反的,韓國的成功是靠著政府的政策控制、產業保護、關稅壁壘等等,基本上可以說是控制經濟的做法,才導致這樣的後果。

也就是說,作者一再強調的,其實就是自由經濟主義者所宣稱的黃金緊身衣--除了成功之外不會招致任何後遺症的完美政策--從頭到尾都是已開發國家不論是基於無知或是陰謀而選擇推廣的陷阱。

其實看完這本書,我的感想是這本書從一而終。從第一章開始,作者試圖描繪出來的,不外乎是這個世界、或者該說是人類歷史的現狀:屬於勝利者的歷史。也就是說,成功之後,故事該怎麼寫,完全取決於勝利者的想法,而非當初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其實是很顯而易見的人性,畢竟沒有人希望自己成功之後,還被說成手段骯髒或是被負面評價;換個角度想,甚至很有機會去改造、或者說是潤飾過去發生的一切。畢竟有人說過,半真半假的謊言才是最高明的,奠基於實話上面的謊言往往讓人難以揭穿,就是這個道理。

同樣一段歷史,用不同的角度去詮釋的時候,其得出來的結果完全是兩回事。這讓我想到高中時候教我們寫作文的老師舉過一個例子,告訴我們作文這種東西完全取決於寫作者的高明技巧:選擇性陳述、不同面向的觀察、看似說理精確實際上卻東避西躲。當時舉的例子是,若以竹子為題,到底可以寫出怎樣全然不同的兩篇文章呢?你可以說,竹子是傲骨的、虛懷若谷的,空心表示它能夠容納外在的批評和指教,是君子之姿;反過來講,卻也可以說竹子是沒原則隨風擺盪的,空心是肚子裡面毫無墨水虛有其表的。同樣是竹子,要怎樣描述它就怎樣有道理,我想這就是經濟學家最喜歡做的事情。

本書的作者認為,過去數個世紀以來,真正成功發展經濟的國家,幾乎都是靠著初期對於國內初生產業的保護、政策的強力執行與市場控制才成功的,但卻在他們成功的擠身世界強國之林後,反過來去宣傳截然相反的自由經濟理念,試圖將這套號稱可以一體適用的黃金緊身衣套在未開發或開發中國家身上,"協助"他們發展經濟。然而這是很可笑的,事實上自由市場的思想中,對於擁有不同資源、不同工業能力的國家來說,他們認為會有"最適合"他們發展的產品,也就是說,假定A國是個強大工業國,而B國是個開發中的窮國,那麼即使A國同時可以生產高技術取向的甲產品和較低技術取向的乙產品(而且產出效率都大於由B國生產),因為自由市場的關係,會很自然的"分工"使得A專門生產甲而B專門生產乙。在這樣一個模式之下,自由主義者難以解答的問題是,誰要站在B國的立場去永遠做著不會賺錢、無法提升技術的工作?這根本就違反了發展的理論,特別是真正需要開發升級的國家往往都比較接近於B國的狀況。

也就是說,強國永遠站在他們自己的觀點,去評價著所謂的政策好壞,卻徹底忽略了這樣的做法,實際上只是在箝制著貧國的成長機會罷了。

過去強國靠著海上殖民、戰爭、不平等條約等等方式,硬性逼迫開發中的國家打開市場,門戶洞開的接受自由的洗禮,嘴巴上說著是一種接納新經濟思維、準備起飛的過程,實際上只是被迫永遠擔任著B國的角色;等到二十世紀之後,慢慢的強國不再使用(或者說,比較少使用)舊時霸道的方式去達成他們的目的,取而代之的是IMF、WTO和WB,也就是作者所謂的邪惡三位一體。透過國際組織的方式,軟性的引導落後的國家接受自由貿易的思維,也就是從原本政治直接引導經濟的方式,改成由經濟協助作為掩護,實際上去改造政治體制,藉以徹底使得開發中國家市場自由化,以保障富國的利益。

這就是所謂富國的糖衣,用最甜美的經濟發展當作糖衣,裡面卻隱藏了其實效果相反的毒藥。

事實上,經濟的發展很強調循序漸進,過早的經濟自由化,實際上只是在揠苗助長。作者舉了一個很有趣的例子,就是要自己六歲的孩子去找工作,理由不外乎是自由主義那一套。但是發展是需要成本和時間的,不願意在成長的過程中負債、承受痛苦,就難以在發展成功的未來收割成果。例如太早降低關稅,對於開發中國家來說,不單需要面對強大外資的入侵和競爭,更減少了政府有限的稅收,就像是小孩要開大人的車子一樣,自由主義這一套,並不是能力不足的市場可以玩得起的。

只是富有國家透過強者解釋歷史的方式,硬是將它們原先透過控制市場經濟而成功的途徑,解釋成自由經濟的結果,然後透過邪惡三位一體散播給世界。其動機究竟是過河拆橋避免後浪追上,抑或是無心的誤解與誤會,這其中其實很值得去玩味。

故事裡面也談到國營私營的問題。對於國營企業,自由主義者一向的批評不外乎是因為國營企業過於缺少監督機制、缺少競爭而難以進步等等,但作者指出,同樣的狀況在私營企業也可能發生,小股東很難對抗大鯨魚,更遑論監督,對於寡佔的市場來說,這類大企業也缺少競爭的對手,也同樣易於怠惰。反倒在某些適合由國家獨佔的領域,國營獨佔往往可以比較平均的分配資源,而避免在商言商的犧牲掉小部分人的利益,這點私營機構雖然也作的到,但往往需要很強的誘因(例如政府強力的政策介入)才有可能辦到,其成本並不小於國營,搞不好效率還更差。

最後,作者提到文化的刻板印象。很多所謂成功的民族性,說穿了都是馬後砲式成王敗寇的吹捧。好比現在被認為嚴謹重視團隊合作的德國人,過去被視為散漫而自私的一群。文化的確會與時俱進,但是和經濟發展並不必然的正相關,更精確的說,文化的改變往往是和經濟發展一起亦步亦趨的,而非因果關係般的絕對。作者還舉了發展速度很快的東亞文化圈,也就是被人稱作儒家文化圈的這兒,西方世界認為是因為儒家傳統文化使得這區域的人經濟發展起飛,但事實上儒家思想過於強調保守輕工商,就現代化經濟發展並非全然有利,可笑的是最後卻被當作成功的原因之一。或許儒家文化圈、或者更高一點的角度來說,一個文化的傳統和風氣確實對於經濟發展有一定的影響,但是並沒有那麼的絕對。

看完這本書之後,深深體會到歷史成王敗寇的殘酷,和馬後砲分析的可畏。但我想自由主義也未必有作者寫的那麼不堪,只是我並非研究經濟學的人,也找不到什麼好反駁的,就這樣看看就是了。就讀者的角度來說,或許更多的兩頭立論會更具看頭和客觀性吧!

最後面放上一部影片,是先前看到的經濟學辯論入門,用生動活潑的方式呈現,相當有趣,當作本篇的一個結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