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虛幻?什麼是正常人,什麼是精神病患?用電影的方式來說一個關於精神疾病的故事,恰好是個極佳的例子:因為什麼都可能是真的,但什麼也都可能是假的。隔離島,就是這樣的一部片。

很奇妙的是,這一部片給我一種類似於全面啟動的味道。同樣是那種用很懸疑的手法,讓人解謎的同時又碰到更多更深的疑惑,只不過本片在最後面似乎有了一個比較明顯的答案,而相對來說全面啟動則比較開放式而已。

 

故事從海上開始。Teddy是一個聯邦法官,奉命搭渡輪前往一座孤立在海上的島嶼,該島嶼上有一處專門治療精神病犯人的監獄,而其中一名親手殺死自己三個孩子的女犯人Rachel不知道為什麼順利的逃亡消失。Teddy邊洗著臉,邊告訴自己大海只是很多很多的水,不要害怕。這個動作雖然小,卻可以說是後面翻盤的伏筆之一。然後,Teddy遇見了他的新搭擋Chuck。

當兩人來到島上,先按照規定被收繳了槍械,然後開始了調查。Teddy覺得一切都不對勁,負責治療的醫生感覺隱瞞了很多資訊,Rachel消失的晚上每個證人的態度又顯得不是過度做作,就是不太合作。Teddy告訴Chuck他來島上的目標,除了要調查這個案子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找到當初縱火燒死了他妻子的犯人,而那個犯人在極端危險的C區。

這個時候開始,看起來不合理的一切,其實已經加上了Teddy自己。他不斷在夢中看到猶太集中營,不斷看到妻子和女兒的幻象,防衛心強大的他一點都無法接受目前的狀況。

然後一場颶風來了。他趁著這機會和Chuck潛入了C區,碰到了他心目中的那個犯人並發生扭打。之後甚至見到了當初曾經從此處離開過的學生,也就是當年告訴他關於這裏的情報的人。然後他深深覺得島上的燈塔一定在從事什麼不人道的研究,試圖把人改造成行屍走肉,他也深信自己已經遭到當局盯上,準備以他發瘋為藉口掩蓋這一切。

然後他和Chuck試圖接近燈塔。但此時的Teddy已經無法完全信任Chuck,因而試圖一個人行動,之後卻發現Chuck消失了。Teddy悔恨的認為自己害了Chuck,而意外的發現了一個洞穴,在裡面遇到了真正逃亡的Rachel,或者該說自稱原本是醫生的女子。那個女子告訴他燈塔裡面的不人道研究,告訴他他一直被島上的人用藥物使他產生幻覺逼瘋他,告訴他自己是因為不合作而被陷害,然後以精神病患的身分被拘禁,而她找到機會才溜出來。

到這邊為止,一切都像是一場充滿陰謀的陷害、政府的秘密研究和全島的蛇鼠一窩。但當Teddy以爆炸引起騷動,然後趁亂潛入燈塔卻一無所獲時,劇情急轉直下。Chuck並不是他的搭擋,而是他的主治醫師,燈塔裡面也沒什麼不人道的研究,他的幻覺是因為原本用來安定精神的藥物量不夠,也沒什麼陰謀。

一切都是Teddy自己想出來的故事。真正的故事是這樣的:Teddy的妻子在家裡後面的湖中淹死了孩子,而傷心欲絕的Teddy開槍了自己的妻子,愧疚、難過和憤怒讓他瘋狂,所以編造了縱火的犯人,編造了另一個殺死自己三個小孩的媽媽,編造了自己是追尋犯人意圖復仇的聯邦司法官。一切都是他的幻想和自我欺騙,而他們只是試圖用角色扮演治療法,希望透過照他的劇本演一次,讓他發現自己捏造出來的虛假。

他的醫生說,他先前也好過一陣子,但是隔了一段時間又像是重播的錄音帶一樣,又重新陷入了同樣的幻覺。如果不能透過這樣的方式治癒,他們只好採取其他的手段。

故事的最後,Teddy接過他主治醫師遞過來的菸,邊抽邊說著:「Which one is worse, to live as a monster, or die as a good man?(如野獸般活著,或是以一個好人的身分死去,哪種狀況比較糟呢?)」即使是已經回復正常的他,還是刻意的選擇稱呼自己的主治醫生Chuck,讓他以為治療又再次失敗,只好採取其他的手段。或許,這就是他清醒之後,去面對自己所作所為的一種贖罪吧。

 

正常和瘋狂的分界在哪裡?其實這個問題不只是讀心理的人會碰到,對於執行法律的人而言,更是一個大哉問。

什麼事情是真正真實的,是主觀上的認知,或是客觀上的事實?同樣的事實,在不同的認知下,產生出來的結果不同,我們或許會稱之為誤解,但是若造成嚴重的後果,我們就只能用精神疾病來稱呼它。

但是怎樣的標準才能說是個正常人呢?會不會有一天,我們的世界,用句通俗的點話來說,瘋了呢?其實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若將一個古代人直接帶到現代,我想他八成也會覺得全世界的人都瘋了吧!瘋狂與正常的標準與分野,恐怕是個亙久不變,難以解決的問題吧!也許哪一天,我們可以發現一個絕對的標準,讓我們輕而易舉的判定一個人是不是正常的,但我想那一天應該很難到來才是。

古人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其實這已經看出人的主觀都是這樣的,只要和我想法不同的人,或許都可以用瘋狂來認定。故事裡面的Teddy不也是如此?在他的世界裡面,他是個愛家庭的好男人,而且準備用聯邦司法官的身分去發掘一個大陰謀。但現實中(假定我們認同Teddy確實是個精神病患,事實上我覺得就算用陰謀論的角度故事搞不好也說的通),他不過是殺了妻子的精神病患。哪個故事才是真的?這其實才是最可怕,最值得思考的事情。

對一個認知強硬的人來說,要他去接受自己的認知中一切都是幻覺的事實,並不是那麼簡單。同樣的道理可以套在任何的事情上面:宗教、學術、感情......任何跟人的認知有關的事情,都有可能是一種想法和現況不符的虛假,那麼又該如何去相信呢?

也許說到底,人生如夢,夢如人生。就是這樣而已吧。

 

總之,是部懸疑驚悚卻又頗值得去看的好電影,有機會而且又喜歡這種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涉及思考的片的話,隔離島是不錯的選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