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順利,今天的課程和下禮拜六的最後一堂考試,將代表我剩下的學生生涯裡面六分之一告一段落。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是個很難貫徹理想和衝勁的人。原因無他,惰性和對自己太好。即使夢想很遙遠,卻仍是會存著一種僥倖的心態去碰碰運氣;夢想近了,就很自然的放鬆原本緊握的手,然後一不小心把易碎的一切摔個支離破碎。

夢想的達成很多時候是很激動的,很讓人血脈賁張久久不能自己的;反過來,卻也很多時候是突如其來的,讓人反應不過來的、異常平淡的。

 

對我來說,剩下的學生生活在當兵時是個夢想;但當我接到了錄取的消息,內心卻是平淡異常。其實,我連努力去追求的過程中,內心的平靜無波程度之誇張,都讓我一度以為自己已經是個對夢想失去憧憬的人。

那感覺很微妙,好像越是在意越難以努力和付出;明明清楚的知道那是自己想要的(事實上,我的人生中幾乎沒有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時候),卻又很難坦白的像是個孩子一樣用高低起伏劇烈的情緒,去明白的顯露自己的在意。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我變成這樣?我其實不太清楚。我甚至無法很明白的告訴自己和別人,這到底是一種成長還是一種退化。

 

我只知道,這樣的自己很危險。

 

當人失去了本應有的那些反應,其結果不是成為離群索居的世外高人(或是怪人),就是成為和人群格格不入的異類,用一種冷漠而不帶感性的眼光去觀察、評價著一切;仿佛自己是神或惡魔般的存在,總之不是一般人,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因為人終究是人。

最終,不論道路是怎麼走的,在他人眼中看來總是那麼的奇怪、那麼的讓人覺得縱然是喜劇的結尾卻帶有深深的遺憾。

的確沒有人可以去一口斷定這樣的人生就是不對的,只是我並不是那麼願意成為這樣的人,卻恰好走上了可能前往這個目標的道路。

 

六分之一,是多麼的快速。

拿當兵一年時間的漫長相比,明明過去了不只半年的時光,感覺上卻好像只用了新訓兩個月、甚至更短的時光就過完了。

是因為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嗎?我想並不盡然。更可能的其實是生活比較充實而充滿了刺激,在這種需要大量處理資訊的環境裡面,自然比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機械氛圍來的消耗心力,也因此大幅度的縮短的時間感。

只是回頭想想,我會發現夢想達成的是那麼的容易而不真實。即使眼前出現了新的夢想,對已經達成的一切我習慣回頭檢視,卻似乎發現那一切很不牢固,好像是偷工減料蓋成的建築物碰到了大地震一般搖搖欲墜,最可怕的其實是蓋的人還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

要應付眼前的一切是很容易的,因為是『應付』。但要毫不浪費每一個時刻,卻無比的困難,畢竟原本習慣用來驅動自己前進的動力鍋爐好像有點故障,要輸出足以前進的動力可以,但要能夠催高轉速卻好像少了什麼零件一樣作不太到。

 

最終仍是因為人性,脆弱的人性。

人性和情緒的分哩,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為情緒本來就屬於人性的一部分,但少了一些應該有的情緒,就間接的讓人性看起來不像原本那麼的完整。

特別是習慣,習慣讓思考染上了錯誤的認知,然後很自然的想要些什麼。難怪要戒除抽菸的習慣如此困難,因為我只是想要戒掉更普通一點的生活和思考習慣,都是那麼的困難,更遑論實際在生理上已經產生了依賴和難以戒斷性質的香菸了。

 

剩下的六分之五要怎麼過?答案是不知道。

走一步算一步是我當兵時候的寫照。太多突如其來的事情,太多無法預期的白爛,太多讓人瞠目結舌的怪現象,要能把日子很妥善的安排計畫,是件只比國軍飛彈不脫靶簡單一點的事情。

但是脫離了那個我從不欣賞也無法融入的環境,我卻仍然無法改變那種心態,就只是讓自己不斷的在浪費時間和後悔中進行迴圈。我有時不免會想,若是當初選擇先休學讓自己休息一年,會不會比較好?會不會我就碰不上那些我從未能預期,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走到那種狀況的事情?會不會讓自己比較能夠有充裕的時間去緩衝、去戒除一些習慣、去找回自己最欣賞的那一些自我特質。

但我也不後悔。我知道我做事情是習慣留下足夠緩衝時間的人,但我選擇一種緊密連結的方式去安排自己剩餘的學業和結束義務,理由是因為我早已無法忍受自己繼續浪費時間在原地蹉跎。既然如此,我也一定找得到邊走邊修正自己的方式,而不需要靠著寬容的給予自己一年時光的方式來修補自己殘缺的人生。

 

我要加油,剩下的六分之五,我要做到我想做到的,然後笑著穿上那件紫邊的碩士服,接著踏上另外一段旅途。

我是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