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目標是什麼?」她笑著問道。而他猶豫著,最後回答:「飛行里程數達到一千萬哩。」

 

人生的背包裝的是什麼?

男主角是個專業的資遣專家,他的工作就是全美各地飛來飛去開除那些老闆沒有膽量親自開除的員工;偶而也接點激勵人心的講座,用他很能打動人心的口才,訴說一個背包和人生的故事,然後轉化成正向鼓舞的題材去灌輸台下的聽眾一些正面思考的觀念。

對男主角來說,他的背包裝的是自己的夢想:流浪的夢想。當他心裡默默許下一個飛行里程達到一千萬哩的願望時,其實已經暗示了他註定是個流浪的人。住旅館、搭飛機,一年有三百二十天以上在出差,對他來說旅館和飛機才是家,工作的地點是準備去開除人的公司。這樣的人生是好是壞?其實除了他自己,誰也無從評斷。

一切講求迅速、效率,長久出差下來累積的經驗,讓他可以熟門熟路的用最迅速的方式收拾好行李、買機票、通關甚至是去旅館check in。這樣奔波的人生,為的是什麼?即使是老練的人生講者,男主角恐怕也回答不出這個問題。

因為,人終究是群體的動物。即便是這樣的一個男人,也有想要定下來的時候。

 

歲月洗練出的,是現實的人生觀還是智慧?

當男主角越來越接近自己的目標,一個女孩卻出現在他面前成為他最大的阻礙:娜塔莉。一個年輕、高學歷、充滿衝勁的新員工。她野心勃勃的提出了利用網路遠距開除的計畫,甚至設計了常見的反應應對策略,企圖用網路的方式減少大量的出差機票住宿費。

老闆非常讚賞,主角卻持全然的反對立場。當然,原因並不只是因為這阻礙了他目標的達成,更重要的是工作的性質。

主角是這麼敘述的:「我們的工作是盡力的讓因為被開除而痛苦的員工看到一絲希望,然後把他們踢到水裡讓他們自生自滅。」

正因為這樣的工作性質,需要的是更貼近人心的面對面,以便第一時間去感受、觀察對方的反應,藉此選擇最佳的處理方式--即使最後都是得開除,也得盡量讓對方能夠接受。男主角在故事裡面就有一段表現很精彩,從被開除者的履歷上面,看出被開除者的夢想--當初為了餬口而放棄的夢想,而藉由這個角度去說服對方,將失業的不安轉化成追逐夢想的契機。

因為娜塔莉的雄心,讓老闆很欣賞她,刻意要她跟著王牌資遣員男主角去見習。過程中,娜塔莉慢慢感覺到面對面資遣的必要性,但她還是很堅定的想完成自己的計畫。

然後,她被甩了。在男主角和女主角前面崩潰。她訴說著自己的夢想,覺得對方的一切都是自己設定中的,而對面的女主角卻說著,到了她這把年紀,就不太會再去設定些什麼。

那段對話其實很平凡,但卻很寫實的描繪著是否經歷過歲月洗練的差別:一個是對生命的一切充滿熊熊熱情,認為一切都可以按照自己的計畫和努力去完成;另一個卻是很知足達觀的面對不如意十之八九的一切,似乎已經慢慢喪失了原先那股天真的傻勁,而帶著沉重的現實感。

 

流浪的終點或是起點

當男主角第一次碰到女主角,他只是覺得跟這人很合:同樣是四處遊蕩、同樣追求的是自由無拘無束的短暫陪伴關係。但隨著見面次數和相處時間漸長,男主角發現自己其實並不如自己想像的那麼享受孤單,他第一次開始慢慢考慮要定下來。

和剛失戀的娜塔莉一起去亂入的派對、回到家鄉參加不熟的妹妹的婚禮、一起闖入母校回味青春的甜蜜。這點點滴滴改變了原本堅定認為流浪才是宿命的男主角,漸漸感到自己其實需要她的陪伴。接著,他放下了才說了開頭的演講,打算去女主角家給她一個驚喜。

的確是個驚喜。女主角是個已婚而有家庭的主婦。當她開了門見到他是一臉的驚恐而非驚喜,這也徹底的毀滅了男主角才剛萌芽的希望。可笑的是,男主角就在這時達成了自己長久以來的夢想,成為千萬哩飛行里程的第七位俱樂部成員,也是最年輕的一位。最大的悲傷和喜悅交錯,到底是怎樣的感受呢?

「我一直夢想著這一刻的到來,然後反覆想著要跟你說些什麼。」對著出來道賀的機長,他說:「但我發現,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女主角其實不懂,她一直都認為男主角和她要的是一樣的:沒有負擔沒有約束的彼此相逢、陪伴,一種屬於旅人的萍水緣份與溫暖。

這樣單方面的誤認,可說是人生中最大的諷刺了。但回過頭來想想,我們是不是也常常把流浪的起點當作是終點呢?然後,受傷的自己又只能再次踏上旅途,發現自己從未離開過這條流浪的道路。

寫這段的時候,我不斷放著孫燕姿「流浪地圖」這首歌,我想或許這是最應景的歌曲吧?『過去那段,不是虛構的戀愛。』那些日子是多麼的真實,但是回頭去看卻又是如此模糊而遙遠,然後,你不免懷疑著,到底是否發生過?『所有的故事,想說卻說不出口,愛過的痕跡會一直存在,流浪的地圖。』千言萬語梗在喉頭,卻是一個字都吐不出來,這是多少人的寫照?即使那痕跡是如此深刻,你卻不敢回首去細看它的存在,而只是攤開了地圖繼續流浪著。

我想,那對男主角來說,並不終點,而是起點。

 

故事的最後,娜塔莉因為自己解雇的一位女士真的跑去跳橋自殺而黯然離職,男主角看出她的潛力寫了推薦信幫了她一把。男主角和女主角的故事呢?故事結尾並沒有交代,但我想那也差不多是個結局了吧,當男主角在女主角家門口,兩人的驚恐失措和面面相覷,是最諷刺也最血淋淋的結局了。

站在機場的班次告示牌前,男主角的流浪,正要繼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