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原則,念法律的人最常掛在嘴邊的,不外乎就是「有原則就有例外。」這是原則在『事情』上面的體現,然而,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更多時候原則其實是用來形容人的。

原則本身其實沒有什麼好壞,但是用在人的身上,卻常常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先從事情談起吧!法律(或者廣義來說,人類社會裡面的規則)常常都是從原則開始建立的。舉個簡單的例子,劉邦入關約法三章,其實就是一種原則。即使是距離現代兩千多年前的社會,有可能只靠三條簡單的規則就能搞定所有人和人相處的問題嗎?那不過是為了長期受控於過度細緻的(或者說,苛刻)秦法的百姓們,先喘口氣又不至於天下大亂的定下簡單的原則罷了。事實上,許許多多人類的社會的規範和規則,不也都是從簡單的核心向外延伸,慢慢的發展出一套有系統又合於核心思想的完整規範嗎?好比孔子說過吾道一以貫之的儒家思想,又好比現代核心的的民主思想,最初也都是建築在簡單而明確的概念下,那就是法律的精華,也就是法律的原則了。

慢慢的,隨著人類社會和文明的成長,人和人的相處日益複雜,規範的複雜和細緻也隨之提升。這時候除了核心之外,旁支所謂的邊緣概念也迎運而生。當我們把看事情的尺規鎖定到一個小系統,好比說,拘禁逮捕的規定上面,這時候可以明白的發現其實原則和例外真是構成法律不可或缺的要素。原則可能是書面令狀主義,例外可能不用書面令狀緊急執行......原則和例外好比是光和影,當光明出現的時候,或許在特別的角度上是看不見影子的存在,但在一般的狀況下,卻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存在。

 

而原則用在人的身上呢?我們常常會聽到人家稱讚一個人有原則。好比可能會有某組頭傳聞哪個明星球員很有原則,不可能收買;可能有人傳聞某個人做事很有原則,不會輕易的苟且或是放水等等。但是有原則是不是一定是好的呢?

其實也未必。簡言之,有原則簡單,懂得何時例外困難。或許也是因為受了法律的影響,現在很多事情我的思考方式往往都是拿比例原則去檢驗--其實很多事情不也都是一樣嗎?我們都必須先考慮手段是不是能達成目的(適當性)、接著考慮是不是有這個必要(必要性)、最後去想做這件事情的成本和所得是不是相當(相當性,也就是狹義比例原則)。既然是以比例原則作衡量,很快的我就發現,其實太多事情本身並沒有絕對好或絕對壞的處理方式,反倒是一種損益衡量加上道德、法律評估所得的結果而已。

以這樣的標準去看,有原則這件事情本身就暗示了缺乏彈性。王安石沒有原則嗎?有,但是就他想要完成的事情而言,他的原則造成了溝通的阻礙。(當然,應該還有很多其他的因素造成,但我想有原則這件事情算是頗值得一觀和討論的)上週聽某位檢察官的演說,他說為了順利完成筆錄,他可以喬裝成一般的機車騎士,大費周章的繞遠路避開媒體,最後順利在毫不驚動媒體的狀況下,順利達成取得筆錄的任務。試想,若此時他嚴守原則,選擇用傳喚甚至拘提的方式,不但弄得滿城風雨,相較於這種看似委曲求全的作法,也更難取得完整的筆錄,不是嗎?當然,這個例子本身可能並不是特別的貼切,畢竟每個人價值觀不同,但是相較於類似的案例『酋長津貼案』的作法,我想或許這種方式更能減少成本,也獲得較佳的結果。那位檢察官是這樣說的:「能順利完成任務的方法就是好方法。」這也許就是一種彈性的表現吧!

這兩三個月來,我被兩個不同的人說過很有原則,一定不會作怎樣怎樣的事情。這其實讓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悲。小時候,我一直覺得人要是沒有原則跟條鹹魚有什麼差別(呃,如果覺得這句話很有雷同的話,確實是有借了老梗來用),直到現在我幾乎也都是這樣認為的。但是隨著這幾個月的學習,和一些發生在身邊得事情來看,或許我所缺少的就是有原則底下應該伴隨的例外吧!我總是很強迫的要求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謹守自己的原則,因為我覺得自己的原則已經如此的渺小,再退讓下去大概就變成鹹魚了;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這樣的疑惑揮之不去,也讓那原本可能是稱讚的評語聽來有些許的刺耳。或許也該放寬心吧!順著當初說出那評語的人的本意,笑納這稱讚才是。只是,對於原則的疑惑,何日才能得到解答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xlemon
  • 當你知道何時可以讓例外成立的時候,或許你將不再疑惑。
  • 是啊,所以要慢慢找答案囉。

    書狼影 於 2010/12/31 16: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