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羅牌的開始,就是「愚者」。

為什麼是從愚者開始,從網路上看到的解釋,隱約記得是說塔羅的故事是從愚者開始探索這世界的旅行而展開。

 

我是否也該讓自己從愚者重新開始呢?

 

其實一直到現在,我都處於一種「能力是愚者,但想法像是皇帝」的狀況。天生的矛盾性其實一直存在,從原則和渴望的對決中可見一斑;但誰不是如此呢?小天使和小惡魔的戰爭,無時無刻的在各地上演著。

矛盾是人的天性,如同愛美一樣。但怎樣找到屬於自己的動態平衡,就使得同樣矛盾的人性變得很不一樣。

而迄今,我還尋覓著。當自以為發現了答案,卻都會在不久後的將來被自己的生活所打破。「答案是錯的!」如同問答遊戲答錯了一樣發出了可怕的音效在腦海環繞,然後,是下一次的尋覓和裹足不進。接著,是無止盡的迴圈,沒有盡頭和break,離開這個概念好像天方夜譚一樣,直到下一次出現了可能的答案,才稍稍心安,而又開始害怕驗證的時刻到來。

當皇帝般的野心和生活方式,卻碰上了只有愚者般的能力和腦袋,失去平衡似乎是一種注定。

 

莊子和愚者

 

我其實沒有仔細看過莊子的原文,只有小時候看過的一些白話本。腦海裡面依稀的印象,告訴我莊子是這麼認為的:最快樂的,其實是愚笨的人。

智者的煩憂確實多,因為想的多考慮的多,看的多碰到的多。所以很自然的,對於煩惱出現在眼前這件事情,對智者來說幾乎是不可能預防的。但智者可以解決,或許得多花點心思,但終歸可以解決,或是至少找到一個看似解決的方式讓自己放下煩憂。

相對的,單純的愚者,想的少考慮的少,看的少碰到的少,能夠很自然很愉悅的過著自己的生活,小小的眼界只看的見小小的世界,是井底之蛙又怎麼樣?當無法想像北海之廣袤,又豈會認為自己所認知的世界渺小的很可悲呢?縱是見多識廣的龜費盡唇舌,也只能稍稍撼動井底蛙認知和憧憬時,快樂並不會因為渺小而減少,也不會因為廣袤而增加。

莊子還拿過麻雀和大鵬作比較。一振翅可以飛出千里對於只求溫飽的麻雀而言有何意義嗎?不同的層級,本就有著不同的能力和快樂。只是,若有著大鵬之志,卻只有麻雀般的能力,又是一個怎樣的狀況呢?

我想,這就是我面對的問題。

 

承認自己是愚者

 

承認是愚者,聽起來簡單作起來難。當生活並不是一無所有,就不免有著包袱,不管是心理上的還是實質上的,要放下那些幾乎可以說是生命一部分的東西,又豈是嘴巴說說就作得到的。特別是用一種皇帝般思考模式活到現在的自己,最難放下的就是自己的原則和驕傲了。

放不下,就永遠沒有機會像愚者般活的自由而愉快,不需要什麼沉重的行囊,就能勇敢的出發去探索世界。

到底是自己限制了自己,還是世界限制了自己?或是兩者都有?

愉快的邁出步伐對小時候的自己來說很簡單嗎?其實我早記不清楚了。從有印象以來,很多很多的規範就充滿身邊,不論是自發的或是別人賦予的。的確它們給了我想要的支持,卻也給了我不知道是好是壞的限制,好像圈住了青蛙的井一樣,牠所看見的天空就是那麼一個圈。的確不需要擔心風吹雨打日曬雨淋,但也是種怎麼也跳不出去的、或者說,不敢跳出去的沉重阻礙。哪天井塌了,是塞翁失馬或是得馬,也還是一個很大的問號。

怎麼去承認呢?拋下王冠和王座,就辦的到了嗎?

 

少說,多作,不去考慮遙不可及的其他事情,我想是眼前的答案......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