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神偷

其實這部片在還是院線片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不管是海報或是預告片,都給人一種淡淡的小品之感;而今天從電視上把它看完之後,感覺與所預期的毫無二致,但帶來的感覺卻令人意外的深刻。

「與其說歲月神偷,倒不如說是命運神偷。」歲月匆匆無情,悄悄的來悄悄的去,來的時候也許帶給了你些什麼,但走的時候卻可能帶走更多;只是,真正帶走那些東西,到底是歲月本身呢?或是依附在歲月身上,那不可知的命運?

故事是從一個調皮搗蛋的小學生開始。頑皮的他成績不好,古靈精怪,成天幻想著成為太空人而倒戴著魚缸跑來跑去,喜歡蒐集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而且通常會用一些不太正當的手段)。他的家庭如同那個時代多數的逃難家庭後代一樣,小小的房子一看就知道是佔地而蓋,東拼西湊的違建,小小的店舖吃不飽也餓不死,忙碌樸實思想古板的鞋匠老爸,伶牙俐齒精打細算的主婦老媽,一個和自己截然相反的老哥,成績優秀體能又強......

其實這樣的設定很老梗,說真的,老梗到讓人懷疑到底會演出怎樣的一部片來,而看到最後我才發現,其實就連劇情的安排上面也令人意外的老梗,但不但不會讓人覺得粗糙無趣,反而有一種反璞歸真的感覺。

故事裡面的老大,是個從小到大什麼都拿第一的人。關於他的片段裡面,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和他喜歡的女孩相處的那段。先是他在田徑賽中奪冠,女孩在旁加油;然後是他帶著女孩去看魚,暢談著自己所熱愛的熱帶魚的種種;然後,是他大清早帶著自己最心愛的、很貴的那條魚大老遠去探望女孩,卻意外發現原來女孩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家中的魚缸裡面全都是他省吃儉用還是買不起的魚,而正想把那條要送女孩的魚送入缸中,被女孩阻止,理由是一方面怕新魚不適應水質,另一方面則是怕帶有病菌。這時候他才發現,原來女孩的父親對魚很有研究,自己之前所暢談的、女孩看起來興味盎然的,也許根本就是井底之蛙的自豪而已。然後,他深受打擊。女孩無意的一些舉動,其實在在證明了他們的差距。當女孩問他他母親是否也愛好音樂,如同她的母親會彈鋼琴一樣,男孩的支支吾吾和內心所受的衝擊,大概就是一種自卑感和遙遠的距離感吧!

那感覺就是一種差距,好像無法縮短的差距一樣,即使對方並沒有瞧不起自己,對方的一切卻已經很冷漠的在嘲笑著他。家世的差距在現代或許不算什麼,但上個世代、上上個世代呢?越是社會階級森嚴難以撼動的社會,家世的差距就越是難以克服,特別是這種距離感是一種從小就根深蒂固在心中的想法,當意外發現原本很近的對方其實很遠的時候,那種衝擊是遠比一開始就知道來的大的。即使自己再優秀,也難以超越的距離,並不是那麼容易克服的,也許很多很唯美的愛情故事都是從其中一方(通常是女生)不顧一切的拋下自己的背景,而選擇和對方一起吃苦打拼開始,但現實中有多少這樣的故事,說真的我不曉得,而且抱持著很悲觀的看法。太多事情,是命運決定好的,要去超越和克服不是作不到,而是必須付出莫大的犧牲而已。

故事裡面的父母,其實也很讓人感覺到親切。精打細算堅定要殺價的老媽,和一個天天埋首工作克盡職責望子成龍的父親,這樣的組合我們其實一點都不陌生(或者說,我並不陌生,畢竟那跟傳統的普通家庭組合實在太接近了)。父親的口頭禪是「人啊,最要緊的就是留住個頂!」,留住個頂,好遮風避雨,又有什麼過不去的呢?母親的口頭禪是「人啊,就是要信。」對人生、對自己的一切抱持著信仰,相信著一切都會好好的過去,然後持續的努力著。這樣的對比其實很有意思,我看到的就是傳統吃苦耐勞的組合,用自己很簡單、很樸實、歷經滄桑才慢慢整理出來的人生觀,在努力的面對著無情的歲月和命運的考驗。他們有一段對話也很讓我震撼。天色漸暗,父親打開了店門口的鞋字霓虹燈管招牌,一開始只亮了左半邊,父親探了口氣道:「唉,鞋字半邊難啊!」但母親笑了笑,指著慢慢亮起的右半邊:「但鞋字也半邊佳啊!」父親聞言,說道:「不管是難還是佳,日子總得過去的。」這段對白我覺得設計的很有味道,巧妙的運用了文字的特徵,和劇中人物的特質,醞釀出一種相當奇妙的氛圍,讓人覺得深受感動。而後,在他們大兒子因為血癌住院,母親要去探望他時,父親特地為有雞眼的母親做了一雙鞋,母親開心的穿上後,邊走邊回頭說到:「人生就是這樣走啊走的,一步難一步佳,總是走得到的。」

至於調皮搗蛋的二兒子,雖然是故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我就沒太大的感覺了。

總而言之,是一部相當不錯的小品,故事簡單,劇情也沒什麼很特別突出的地方,但是在很多小地方顯示出來的匠心,卻頗能讓人餘韻無窮的。當歲月不斷過去,無情的命運也悄悄帶走了很多很多我們所寶貝的東西,也許我們該試著故事中,那可以喚回自己想念的人的方法,把自己所珍惜的東西丟入苦海,將苦海填平,就能再見到自己想念的人。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