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亮幸福微光封面

挑這本書當作部落格重開的第一篇文章,

其實是別具意義的。

 

這話,得從我還是個很平凡的高中生的時候講起。

那時,我的數學物理一如往常(?)的破,

基於一個台灣高中生就得努力練功打敗考試大魔王(不管是學測或是指考)的立場,

我也很認命的就自己虛弱的那兩門科目跑去補習了,

擺爛雖然也不失為一條好出路,可惜的是現實並不允許,

這就好比你玩洛克人,明知道用最原始的光束砲硬上也可以幹掉這一關的魔王,

你還是會想要先拿到可以剋他的武器一樣。

當然啦,這兩大魔王不太可能是照順序來說第一個打的就是...

前面還一堆模擬考之類的大考小考先把你考焦了才輪他們粉墨登場。

不過,以上所述僅適用於一般人,

如果您是那種不用拿全裝甲也可以輕鬆破關的骨灰級神人玩家...

那在下也只能拱手說聲佩服佩服而已。

 

好了,扯太遠了。

總之當年盲從的我,也沒跑去試聽過就選了中壢昊X,

事實上那邊的老師也還算不錯,不過升高三之後的數學有點...

呃,這邊也不太方便說太多,總之我選了中壢昊X。

 

那時候,我有一個好麻吉,現在也還是好麻吉的,

姑且稱他為小光。

他是個臭屁而有才氣的傢伙,

一身橫練功夫...啊不,是一身音樂才華總是毫不掩飾的放著光芒。

那時候年輕嘛,總是會做點北爛的事情,

雖然當時我也有點臭屁,不過跟他比完全是小巫。

這樣的兩個人能湊在一起其實也算是奇妙,

不過就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我們平常常常互相嫌對方臭屁彼此調侃,

感情倒是與日俱進。

大概就是那個時候,常沒事和他跑去書店翻翻參考書、閒書,

聽他在設計相關的書籍面前臭屁,聽我在古文相關的書籍面前瞎掰。

又扯遠了你看我這壞習慣。

總之,小光當時數學物理也不算好,

不過他堅持只上數學一科,物理就擺給他爛,

說真的我是有點羨慕啦不過也不能怎樣。

 

也就是這樣的情況下,我知道了"莊靜潔"這個人的存在,

因為小光是她的國中同學...

當時沒事就聽小光說她的事情,

久了也會覺得這人好傳奇。

當我真的親自看過她之後,

我的懷疑一如其他人的反應--她真的看不見嗎?

直到我有次親眼見識到那所謂放大的講義,

和她總是坐在那個最中間會被昊X帶點"力茶"的口水噴到的位置,

我才真正相信有這樣的事情,

也深深為她覺得可惜。

不過當我知道即使如此她的成績依舊名列前茅的時候,

多多少少刺激了我的長進...

畢竟人家是在一個很不公平的環境下跟我競爭,

考著一樣的學測和指考、上著一樣的數學物理(甚至後來連國文課都有看到她的蹤影),

而我這個能夠輕易學習的人,

卻拿不出一個像樣的成績...

這不禁令我汗顏呢。

(不過到最後也沒真正考的很好啦,因為還是沒辦法很認真在念書上面...)

 

然後在這邊也和她告解一下好了,

雖然我是不曉得她到底有沒有從小光那邊聽說這件事情,

而且她也不太可能會跑上去來看這篇文章...

那年我高三。我覺得她的故事可以做為不錯的題材,

我就追問著小光,要他盡全力回想任何有關她的點點滴滴。

對於一個我認識她、她不認識我的這種情況來說,

其實選擇這樣的人格特質作為我小說的女主角實在有點危險。

我要告解的就是我寫了一篇半真半假的故事,

用首次嘗試的、第一人稱的方式,模擬她的心情,

寫了一篇其實有點北爛的愛情小說。

這邊我鄭重為我當年的不敬道歉Orz。

畢竟是沒經過當事人的同意,

雖然多數是參考,不過拿人家的不幸來寫小說終究是不好的。

 

後來,在大一某一次和單一起去找小光要談錄音的事情,

那次我在小光那的練團室見到正在和小光學鼓的小莊。

(對了,後來我為了方便稱呼,都是叫她小莊)

我真是無比的震驚。

雖然我聽說過有某些障礙的人,其他感官會更強,

也許她可以更專心致志的在控制自己的身體上面吧?

總之我嘗試過那爵士鼓,

基本上大概是我協調性太差,弄了半天基本拍都打不穩...

這更讓我佩服她了。

對我來說,那就是在人家覺得她作不到的情況下,

自在的享受著人生的一種表現。

她書中雖然沒有提到小光,不過我想小光的指導多少有幫助才是,

畢竟小光是個以爵士鼓聞名的傢伙XD。

在那次見面之前,一直都是處於遠觀未交談過的狀況,

交談後才發現她的平易近人。

這樣一來,更讓我覺得上天真不公平,

為什麼是這樣的人遭受這樣的待遇、

而不是那些該死浪費地球資源的人呢?

 

之後,雖然她在友校、也就是某間充滿青蛙(諧音)的大學,

甚至是友系(本人很運氣的考上跟她同樣的科系,只是在隔壁的大學),

不過都處於沒什麼機會見到面的情況。

期間多多少少聽說了一些她的事情,

不過絕大多數來自小光。

而我自己多數是傳個簡訊鼓勵鼓勵她。

上了大學之後的自己顯得更頹廢,

每每想到她在近在咫尺的友系拼命的學習,

那種罪惡感總是油然而生...

最有印象的一次,大概是大四吧。

某天晚上上完商事法,正要走回宿舍的路上,

一個讓我意想部到的號碼來電。

那次電話,是她第一次打給我,

內容不外乎是問我過的怎樣、畢業後要幹嘛,

說真的,我們只有數面之緣,

而我一直處於一種佩服她的狀態,

這種毫不對等的關係讓我接到電話可以說是受寵若驚XD。

她在電話裡也提到她想出書,

然後要準備開始演講了,

還有談到她正在猶豫要不要繼續念資工。

其實我也是挺贊成她不要繼續荼毒她的眼睛的,

所以在書裡發現她還是繼續念著碩班其實我挺訝異的,

不過回頭想想,也許這就是對命運決不低頭的表現吧。

那次電話讓我記憶深刻,

而我也很看好她可以成功的激勵很多人。

 

之後我登入國軍online,

在一個靈魂出竅的導航模式下也就沒跟她聯絡,

再次見到她的消息,

是在facebook上面看到有人轉貼她出書的消息。

當時我是興奮的。

因為我知道她真的達成了自己想做的,

當我去google她之後,才發現了更多。

她成功的演講、出書...

 

當晚,我傳了簡訊跟她道賀,

同時上博客來定了這本書。

 

盼呀盼的,書終於來了。

一口氣看完之後,那是一種感動的感覺。

一種深深的五味雜陳。

 

因為我聽過不少她的事情,

甚至有些我是從小光口中聽到的。

所以當我看到書中她親自敘述,

那種感覺好像重新回憶了自己的過去,

當我寫了那些片段在小說中,

我其實某個層面上早就將自己套在她的視角過,

然而,卻遠遠不及她書中敘述的深刻。

我深深厭惡自己當年寫了那東西。

因為那好膚淺,我根本沒有真正站在她的角度去體會和思考。

 

更多的,是一種感動,

一種看見她為充實生命奮鬥的感動,

和深深的自省。

 

我們很多時候都只渴求著自己沒有的,

卻沒有回頭看過自己有的。

人就是如此吧,失去後才發現自己原本視為理所當然的一切,

其實都是彌足珍貴的存在。

 

想過自己每天都需要抱著害怕明天睜開眼睛就是一片黑暗的恐懼入睡嗎?

想過自己每天都需要被他人用異樣眼光對待、而且永遠無法復原嗎?

 

她其實不是在說教。

她是在說故事,一個真正的故事,

一個真正生在我們身邊、台灣海倫凱勒的故事。

我那時在電話裡面,曾笑說妳應該可以成為台灣版的海倫凱勒,

我還記得她那堅定的口吻,說著自己要激勵更多人。

 

妳成功了,小莊。

基於一個其實沒有辦法說自己跟妳很熟的人,

我只能就這篇文章大力的推薦妳的作品。

因為它讓我深為感動,

我一直相信越是平凡的故事越能見到真正的功夫,

而這就是一個很平凡很接近卻很讓人震撼的故事。

我一向不喜歡看勵志書籍,

我想很多人也應該一樣,會覺得那些書籍都在說教,

來來去去就是那一套。

但我想這完全不同,因為書裡面只寫了兩個東西:

她的故事和她的生命體認。

任何人去看,可以不認同她的體認,

但絕對不能否認她的故事,能深深讓你發現,

生命裡面,其實很多很多事情是我們一直沒去想沒去體會過的。

 

把握吧,把握著有限而美好的生命,

好好做完每一件想做的事情。

累的時候,想想她,

你會發現自己其實還沒真正盡力活過。

 

僅以此篇文章祝小莊的書可以賣得更好,

未來也能感動更多人。

還有,眼睛的狀況能好轉、或至少不要繼續惡化,

順利拿到碩士學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