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我都很難認同所謂學生自治之類的事情。
原因有二,一是有名位無實權,魁儡也;
二是有想法沒責任,難成事也。
從學習的角度來看,學生的確應該學著自治,
也該從很多大大小小的團體事務上面,學著貢獻心力,
學著管理眾人,學著自己處理一些會碰到的麻煩。
但就成效面而已,我卻很少看到真正成功的案例,
而多數,都是敗在以上的兩個點上面。

學生間的事務,很多很多所謂的職位、諸如社長、班長...
他們或許握有一定程度的權柄,但是,
真正要大刀闊斧的時候所受到的制肘才會讓他們驚覺,
其實自己一點力量都沒有。
最大的壓力會先來自學校和家長,
很多威權式的概念、上對下的"統治"教育觀仍在,
放給學生去做的都是些無關痛癢的事情,
一但學生試圖跨過那小小的圈圈,
就會受到嚴厲的反擊和制裁、壓迫。
然後最後不是無疾而終,就是壯烈成仁,
真正改變的有多少?仍然是操之在社會的觀感上。
那跟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封建體制又有何差異?

然後從我自身的經歷,更能發現另外一個大問題...
學生學生,顧名思義,其實自己所統帥的都是自己的同學。
那麼有趣的事情發生了,所謂班級自治的幹部,到底應該怎樣做才對?
我從小個性直率,講話也直接了當,加以家教嚴格、對正義的感覺較為強烈,
這樣的性格,讓我在國中的時候很有幸的被歷任兩任導師看上,
用來當作壓制班上亂源的工具。
一開始的時候我是無所謂,但是越到後來我越發現,
其實忠於職守對自己是個最大的傷害。
那些亂源是要朝夕相處的同學,你的上司是主掌成績和操行的導師,
夾縫中的我該如何是好?
風紀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我只記得那讓我第一次在老師面前落淚。
因為我完全不想當,有正義感看不過去是一回事,
要不要自己跳上火線去被火燒一學期卻是另外一回事。
正因為自己要管理、要應付的對象是自己的同學,
強硬執行,輸了人情贏了老師的觀感;
裝聾作啞,贏了人情輸了老師的信任。
其實老師也是會挑人的,個性和領導風格強硬的我這類人最好用,
反正上火線也不會怎樣,遇到反動者更是願意對抗到底。

我後來才懂,為什麼人家說,通常成績好的人都獨善其身。
因為成績一流的人通常是低調少言的(至少我遇到的),專注於自我事務上,
老師也會酌情給他個虛位元首的地位,一來加分二來也不需要擔心什麼差事。
苦的就是我這種成績又好,個性又外向不如他們沉穩的人了...
權力是什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些時候我做的都是苦力而已...
有那個位子,卻沒那個位子應有的力量,
若今天是出社會,當個主管我當然敢雷厲風行的領導,
但是在學校...還是摸摸鼻子獨善其身比較實際。

然後是責任心。
我當時痛苦的原因不單是因為對象是自己的同學很難管,
更是因為我對於任何人的信任都難以輕易的毀壞,
所以我很堅持想要做好自己應當盡的責任。
結果那變成我痛苦的根源。

後來年紀漸長,我也開始懂得欺上瞞下,
或許自然組也是好處,女生少而普遍來說這樣就不太會吵,
男生雖然浮動,多數卻也不會不識相。
也許這樣的領導方式比較適合學生也說不定呢(苦笑)。
但那其實也不過是掩蓋掉壞的那面不讓老師瞧見而已。
這個時候痛的就是自己的責任心,
但是久了也慢慢麻痺了。

再大一點,我看見更多更多沒有責任心的人。
我一直有個信念,就是只關於我自己的事情,要擺爛是我的自由;
但是只要跟別人有關的事情,我就難以輕易的放下責任這個重擔。
但我發現很多人不是。
也許學校真的是社會的縮影,很多人獨善其身的情況,
到了越是成績好的名校,這種人似乎越多。
有想法不願意投入時間,卻在最後要拿出成果的時候,
急急忙忙的將自己的貢獻擠出來;
在其位無其責任,該當自己做的事情裝死裝傻唬嚨過去。
這樣的責任心,在利害關係仍算單純淺薄的校園當然是可以,
但是若真的出了社會,我相信那會是很有趣的特質。
不過我想,以這類人的"聰明才智",應該也不難找到方法好讓自己過的如魚得水吧。

學生活動的成敗啊...
或許該說,學生團體活動的成敗,真的就取決於此吧。
我不敢說自己做到最好,但是團隊的事情,我會盡量的讓自己努力投入。
無愧於己心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asong23
  • 呵呵,學生呀學生
    總是要長大後才會發生以前的天真和血氣方剛

    但這種生活卻是很令人懷念的
    校園生活九總是如此充滿許許多多的好壞
    才會讓黑與白更加深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