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因夢想而偉大,
我因夢想而愚蠢。

大三到現在做過兩個夢,
然後,兩個都依序的醒了。
留下醒著的我、惆悵悔恨失望。
其實那也不過是一張高塔而已。

如果未來是月亮,
那能不能至少給我上弦變成下弦的機會。
如果未來真有那麼一位女祭司,
我希望她在我心燃盡之前現身。
繼續吧,用命運之輪接續著愚者,
那又是一段新的旅程,和不知道會不會有的、新的夢。

這是我在批踢踢兔個版寫的一篇【作夢】。

第一個夢,我很懦弱。
我只敢暗示、只能如同一個好人一樣盡我所能的付出。
我知道我並不是一個有求必應的人,
我也知道我很不喜歡被公主病患者指使,
所以我喜歡上的人其實也不是個會隨便找我幫忙的人。

但是當暗示碰壁,似乎已經註定我的失敗。
我掙扎、我翻滾。
聽說的人都勸我放棄,因為那不是我所能追逐到的對象。
但我很堅持的熬著、等著、持續的奮鬥著,
直到夏天的來臨。

蟬叫了,暑假來了,我也放棄了。

第二個夢,我很直接。
我認為自己的人生觀已經改變。
或許也是夢境給我的感覺不同吧,
這次,我曾經以為是我的機會。

我很直接的說出了口,
我很直接的希望這樣的我能夠和她在一起。
然後,事實證明了我還是離她太遠、太遠。

我知道現實並不允許,
但我以為我的真心能改變些什麼;
我知道我自己還不夠強、不夠好,
但我還是希望能有這樣的機會試一次。

也許吧,這樣希望人家把自己的青春賭在我身上,
只是種自己心中愚蠢的期待而已。

短短一個月,我已近乎心死。
雖然說自始至終那都是自己一廂情願吧,
但仍有點惆悵呢...

這樣的自我,到底找不找的到屬於我能夠把握的夢呢...

跟朋友聊天,有的人在感嘆自己年華快消逝了。
是啊,這青春年華正是女生最有身價的時刻,
錯過這樣的時刻,要能找到適合的男生,似乎會開始變的困難;
但對我這種普通男生來說,這情況是否也一樣?
如果說男人是越老越值錢,那麼...
現在的我,是在谷底啊!
交大這種男生多如過江之鯽的地方,我更顯得普通毫無吸引人之處。
我又何嘗不希望能有個對象、我愛情中的伯樂能賞識我這千里馬呢?
與其等我功成名就群芳環繞,對我來說,
更想要的是願意和自己胼手胝足、篳路藍縷打拼的糟糠之妻啊!
有這種困擾的,豈是女生而已。

更何況,這樣的年代,高知識的女性眼光也高、能力也強,
過去那依附男人而活的時代事實上已經過去了,
剩下的不過是傳統社會的餘毒--社會眼光而已。
的確,社會對於過了某個年紀後仍然小姑獨處的女性的確比較嚴苛,
相對同個年紀的男性似乎還比較能被接受;
但是那並不是告訴你隨波逐流的跟著那樣想是正確的,
講平權的同時,還是好好的改變自己的想法吧!
別嘴巴上喊著平權,身體卻還是不由自主的被社會眼光牽著鼻子走,
那樣只是虛假的平等、實質上卻是另外一個層面的大男人主義幫凶罷了。

想來想去,雖然最後仍然知道問題必然有部分(甚至全部)出在自己身上,
但我還是想像海角七號裡面的阿嘉一樣,為自己講一句:『我,真的不差。』

只是,還沒有出現懂得欣賞、願意和我一起度過風雨的人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