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騎士──黑暗人性





忘記開戰時刻是多久之前看的了,我只隱約的記得,新版的蝙蝠俠是從開戰時刻重新出發,再次營造出一個成功的英雄的典範──只是這典範的特殊,是他的黑暗。開戰時刻本身就是一部拍的不錯的英雄電影,雖然說反派弱了點,但基於這部片的定位、也就是蝙蝠俠的誕生,開戰時刻無疑很生動的刻畫了一個富家子弟親眼目睹雙親之死、因而深陷恐懼和絕望之中,又如何克服而成為新一代的英雄。我記得最深刻的台詞,是片中的忍者師父所言,大致的意思是:"要克服恐懼,就成為恐懼本身。"這可以說是對這充滿神秘色彩、晝伏夜出的黑暗系英雄,絕佳的注解。

也因為開戰時刻給我留下的印象頗為深刻,原本不算是特別喜歡這類英雄片的我,對於黑暗騎士卻抱有相當程度的期待。直到批踢踢電影版佳評如潮,就連國外的影評網站也有驚人的成績,我終於忍不住還是找了團長一起去看。由於時間敲不定,最後選了午夜場,不過也算是很不錯的新體驗就是。

先說整體的感覺吧,個人對於黑暗系的英雄非常喜歡──從開戰時刻開始,對於被刻畫出來的新世代黑暗蝙蝠俠我就深深的着迷。比起感覺不上不下的蜘蛛人、或是我沒接觸過的浩克及超人,我還是對於這種有著深沉背景的英雄才會比較有興趣去了解;當然啦,我對於痞痞的喜感英雄鋼鐵人也滿喜歡的就是。

我一直覺得,或許就是因為走過那種天堂墮入地獄的童年,才能讓布魯斯韋恩迅速的成熟、也變的深刻而沉重;接著,又接受了克服自我恐懼的訓練,搖身一變化身犯罪者的恐懼,其實,他只要稍微的被自己心中黑暗的那塊所掌控,他就會是最可怕的罪犯──強力的財力,驚人的裝備,神出鬼沒和傲人的科技及頭腦(是說頭腦在這部戲裡面的確沒什麼表現,都被小丑耍著玩……)。

也因為這樣,才讓這部戲變的可看。

如果要我說,這部戲就是一場光和影子之間的角力──當介於光與影之間的蝙蝠俠,遇上了極端黑暗令人恐懼的小丑,再搭上一個極度光明的高譚希望白色騎士哈維,人性間的衝突就成為最大的賣點了。

人家說,天才和瘋子只有一線之隔,小丑徹徹底底演出這句話的精髓──冷靜(應該說,對於週遭的事物不為所動):被抓到警局還一臉開心的跟著慶賀新局長上任、被氣到發狂的蝙蝠俠痛毆也開心的不改其色、甚至從死神變成倒吊人還有心情跟蝙蝠俠開玩笑說要當他室友;瘋狂而難以捉摸:應該說他認為自己對人性的觀察入微,所以他敢於挑戰甚至是踐踏玩弄人性──客輪的生死遊戲、面對猛衝過來的蝙蝠俠摩托車大笑著迎上前、拿一大疊的鈔票點汽油燒光、甚至是開場那個不曉得算是計畫好還是運氣好沒被黑吃黑幹掉的銀行搶案……整部片裡面,太多他對於人性黑暗和脆弱面利用的案例,甚至連我們的兩位騎士其實也從頭到尾都被玩弄在股掌之間;然後就是最可怕的,黑色幽默感。不知道為什麼,他驗證一件事情,就是當恐懼到達了極限之後,就變成了一種可笑。明明那還是很可怕的事情,卻會被他那種死亡暴力威脅的幽默給逗笑──最經典的案例大概就是鉛筆的魔術吧,一瞬間感覺到極大的恐懼和對生命脆弱的無奈,卻又忍不住被他若無其事的表情逗的有點想笑;那出現了三次的不同版本『Why so serious?』和臉上笑容疤痕的解釋,更是讓人又怕又好笑。

我想,這部片的mvp,小丑當之無愧。

相較之下,蝙蝠俠的戲份相對無力很多。這部比起開戰時刻來說,更強調的是"地下正義"的矛盾,而非布魯斯韋恩內心的恐懼。裡面很經典的對話,幾乎都出現在跟阿福的對話(話說回來,這管家真的是很可愛也可敬的人)。「蝙蝠俠是不能有弱點的。」「不,即使是蝙蝠俠,也是有弱點的。」;「是你先跨過了那條界線,你把那些罪犯們逼到死路,迫使他們把希望放在一個他們並不了解的人身上。」;還有那段「I told you so」也很經典。離題了。其實布魯斯整部片只做了兩件事情──掙扎和被耍著玩。即使到了最後他將了小丑一軍,把死神變成了倒吊人(天啊不曉得哪裡看到這句話,愛死了),實際上他並未在對抗中取得任何上風──如同小丑所說的,他太有原則、太過於堅持自己高人一等的正義感,也因此,他變的很好預測。小丑唯一沒有成功的地方,就是沒有把蝙蝠俠也變成另外一個雙面人(但是我想小丑大概也沒這種意圖,比起玩弄不怎麼重要的白色騎士,他對於這個遊走法律邊緣的正義使者興趣大的多,如他自己所說的,他們的存在和對抗是種宿命的必然──只要有蝙蝠俠的一天,就會有小丑的存在,正如同光與影,即使那光其實並不算是真正的光。)。說真的,從開頭我就發現,蝙蝠俠的存在有種治標不治本的感覺──他能夠打擊犯罪一年、十年,但他能夠這樣永遠存在嗎?──這也是他自己察覺到的大問題,所以他才會將一切的希望都寄託在白色騎士哈維的身上,畢竟,法律才是能夠走在陽光下制裁罪惡的東西、一種制度化的永久(?)存在。吃足了苦頭的蝙蝠俠,這部片剩下的幾乎都是忙著到處追小丑(有一種catch me if you can的感覺),和拿出越來越炫的裝備,或是從香港的大樓飛來飛去這樣。其實很明顯到了最後,蝙蝠俠已經幾乎是技窮,被迫用上了幾乎可以說是徹底違反人權和隱私倫理的全市監視系統,才讓他逮到了小丑──這也呼應了我前面所說的,只要他走偏了,最麻煩的罪犯其實就是他本身。只是這也暗示了另外一點,或許就是那高人一等的驕傲和正義感,讓他寧可成為一個見不得光的制裁者也不會輕易的涉足陰暗的行為,也許這就是他和哈維最大的差別吧。平平都是失去了最愛的女性,蝙蝠俠以大局為重的性格,和哈維受到挑撥之後讓憤怒牽著鼻子走的反差,可以說是整部最讓人感覺到蝙蝠俠偉大(?)的地方了。

接著是哈維吧。只能說一部成功的作品總是要有一些前後落差很大的犧牲者,哈維就是這樣的典型。從最初的意氣風發、和蝙蝠俠合作無間,到小丑出現悲劇叢生、正義被逼到死路、哈維設計以自己為餌釣出小丑、成功的抓到了小丑,到這裡為止,若是沒有小丑驚人的連環回馬槍,我還真的以為故事就會這樣塵埃落定──雖然有點不甘心,可是布魯斯真的不會把妹啊!如同瑞秋所說的,「別把我當作你回歸正常生活的唯一途徑。」的確,布魯斯對瑞秋的愛應該是無庸置疑,可惜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感覺只是半逃避式的追求,相對於奮力扮演好自己角色的哈維,瑞秋會比較傾向誰應該是顯而易見的。沒錯,或許這樣說有點不公平,甚至我覺得瑞秋多多少少有種「你還是好好當你的英雄吧」的感覺,但是黑暗系的制裁者,似乎真的很難擁有尋常人的那種平凡幸福。哈維前段的光明,和中段之後由於煩躁逐漸顯露出來的平常人性(例如說用槍想逼問小丑下落那段),到了被綁起來準備炸掉的時候到達了巔峰──上天(或者該說編劇)開了他一個大玩笑,從歡欣鼓舞抓到小丑的功臣,迅速的變成準備被炸死的階下囚;從原本擔心自己女友會被搶走的不確定,到瑞秋哭著留下她願意的遺言。短短一小段劇情,他得到了一切,也失去了一切。這麼說吧,比起自認瑞秋會等自己把小丑處理完功成身退之後在一起的蝙蝠俠,真正知道瑞秋答案的他所受到的衝擊實在是普通人難以承受的。這樣的大起大落、幸福的英雄化為孤單的怪物,小丑適時的臨門一腳,把他從正義的信徒,扭曲成了一個口中宣稱真正正義其實是「機率」的復仇者。讓人最震撼的就是最後面他對戈登和蝙蝠俠的喊話,意思大概是說機率才是最公平最正義的東西,他徹徹底底的化身成風紀組口中的"雙面人"──一個用雙面銅板決定生死的人。他有錯嗎?沒有,只能說他的際遇和性格毀滅了他。原本堅持的正義在失去摯愛之後變成一種對自己無力的諷刺,尖酸刻薄的取笑著看起來不像人也不像鬼的他,瑞秋的遺言言猶在耳,自認掌握命運的硬幣也只剩下一面是光明的了,小丑一番鬼話連篇(說自己沒有計畫?笑話,從頭到尾最有計畫的就是他了吧,其他人技不如人只能見招拆招的被他耍著玩),詭譎的繆論點燃了復仇的惡意之火,自此高譚的希望被毀滅了。

最後的贏家其實是小丑。他玩的很愉快,除了最好玩的"社會心理實驗"沒有如預期的爆炸之外,其實他幾乎算無遺漏。或許編劇要透過那個把引爆遙控器丟出窗外的犯人,和另外一艘船上猶豫了半天選擇坐回座位的普通百姓,要告訴我們的是善意仍舊存在,只是往往被遲疑所掩蓋吧!那位死刑犯所說的話:「把遙控器交給我,我會做你半個小時前就該做的事情。」配上他毫不遲疑的將遙控器丟出去,對比另一艘船上的民主暴力、卻沒人去當劊子手的情況,我們或許可以視為高譚市民證明自己仍是善良的存在、而非罪惡城市的默許者。而這樣的對比,我想每個人都可以有著自己的解讀吧。

喔,來提一下在囧妹版上討論的問題──究竟小丑有沒有故意掉包瑞秋和哈維的位置?似乎最後大家討論出來的結果是有,而不是蝙蝠俠自己臨時動議(?)跑去以大局為重救哈維優先(雖然我覺得這樣解釋也合理,以他的性格和小丑對他的了解,能有這樣的判斷應該也不無可能)。大概小丑是故意想看看有沒有機會一次毀掉兩位騎士吧,畢竟他都猜測到只要炸死了瑞秋,兩位騎士同時失去了摯愛,對小丑來說最糟也不過就是被動用私刑之類的,反正他也沒在怕死,若是能夠藉此誘導他們加入自己的快樂犯罪,似乎更有收穫(事實證明也的確讓哈維整個壞掉)。不過蝙蝠俠看到哈維的時候感覺毫不吃驚,我倒是覺得滿奇怪的,或許是面罩的關係吧?!

最後面戈登和他的孩子看著蝙蝠俠逃走的背影,那段對話為蝙蝠俠下了一個最好的注腳──走在黑暗之中,被眾人以異樣眼光看待追捕,卻永遠在需要的時候守護著高譚,他是高譚市的黑暗騎士。(台詞沒記熟,總之差不多意思就好)

P.S.那台蝙蝠機車真是帥翻了,好想弄台來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