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有機會在一夕之間靠著自己的天才投機致富的話,你是否能夠急流勇退、又或是會在這酒醉金迷的世界裡面迷失?決勝二十一點提供你一個投身其中的機會。

主角是一個認真打拼唸書,平常在西服店上班,空閑時間跟自己的兩個好友一起研究GPS定位機器車的優秀青年。為了一圓自己能夠念哈佛醫學院的夢想、欠缺學費的他意圖申請一筆競爭非常激烈的獎學金。故事的開頭是他和負責獎學金申請的教授的談話,在看完他的簡歷之後,教授是這麼說的:「你的確很優秀。科學競賽、數學測驗、成績等等各方面看起來都無可挑剔。但是,我不能保證你能申請到這個獎學金。你要知道,申請的人總共七十六名,每一個人都可以拿出跟你一樣優秀的簡歷,你想你有多特別嗎?所以要脫穎而出,要看的是特別的人生經驗。」主角啞口無言。他對自己好友吐苦水,說自己拼命唸書研究就是希望一圓夢想,但是這樣的過程裏面他犧牲的就是其他的人生經驗:女友、特別的經歷……他一個也拿不出來。然而,沒有那筆獎學金的話,他實在很難湊出足夠的學費──三十萬美元。這個時候,一個賺錢的機會憑空降臨。在一個上方程式的教授課堂上,他展現出過人的數學天份。下課之後,教授竟然搖身一變,成為一個詐財集團的召集人,希望主角能夠用他的天才加入這個團隊──一個專門用記牌方式去賺取賭場籌碼的團隊。一開始主角並不願意加入這個賭博的團隊,但是在自己心儀的女生──她表示二十一點只是一個遊戲,而自己從小玩到大──的軟語相求下,我們的主角為了把妹也為了賺學費,決定加入其中。他們首先建立了一套規則──點數2~6的時候心中默數+1,10~A出現則-1──基於統計理論上面,莊家一般來說要超過17點才能贏的原理。所以需要的是專注的記牌和冷靜的分析,不能被情緒左右沖昏頭。另外一些人負責先去打探情況,將當時的數字用事先約定的暗語提供給負責贏錢的主角(和另外一個人)來接續。經過一連串的訓練他們終於出動了,第一次出動的主角非常緊張,然而上了牌桌卻迅速進入狀況──正如女主角所說的,主角是個天生的大玩家。一次又一次的獲得勝利,他們也慢慢引起賭場方面的關注,但是似乎時機未到還沒有下手抓他們。一次又一次,隨著每個禮拜週末都從波士頓飛到拉斯維加斯賭博,主角累積了自己的財富,也慢慢的陷身其中──當他們發現金錢萬能,欲望無窮的時候,在拉斯維加斯的享受讓他們無法自拔,相較之下學校生活就規律無趣──主角這個時候已經慢慢淡忘了自己當初加入團隊的目的是為了賺取那三十萬的學費(當然把妹這個目的達成了)。主角迷失的時光裡面,也和自己原本要好的兩位宅宅朋友逐漸疏遠,因為主角的心思根本不在原先重視的研究上面,滿腦子只想在週末怎樣贏更多、揮霍享受更多。但是世事豈能皆如人意,夜路走多了當然會碰到鬼,當主角開始沉迷於賭博本身的樂趣,甚至明知會輸錢也不願意退縮的情況下,他和那位團隊領導教授鬧翻了。死不認輸的主角鬼迷心竅的和其他成員宣告,只靠他們一樣可以輕易賺取大筆財富,並不需要先行離開的教授,甚至他們還可以自己賺的更多也分的更多。這次出擊,終於讓賭場方面逮到下手的機會,主角被抓到然後痛毆一頓,同時也失去了自己之前累積起來的財富。眼看自己的兩個宅宅朋友研究有成,他終於悔悟並且和自己的朋友認錯;跟自己的女朋友也低頭認錯表示自己迷失了。接著,他回頭去找教授認錯,提議再撈一筆好補償損失──一如往常的大勝,易容的他們樹大招風,賭場方面又派出一堆人來抓他們,分頭逃跑的路上教授拿走了裝籌碼的錢袋,自以為可以壁虎斷尾,結果逃上了車子卻發現等著他的是賭場的人馬,而袋子裡面裝的是一堆的巧克力金幣。原來,這個騙吃騙喝的教授在數十年前曾經趁著賭場老闆回去奔喪的時候,一個晚上大撈了一大筆錢,賭場老闆在抓到主角之後,跟他達成了協議要引虎出山。主角雖然成功的達到目的,但是賭場大老卻不願意把當天他們賺到的籌碼給他們,賭場大老說:「你要想清楚,你的人生到底要的是什麼?」無奈之下,主角和女主角放棄了手中的籌碼,然後回到波士頓。故事的最後,是主角自述自己這段經歷給負責獎學金申請的教授聽:「我曾參與一個團隊,團隊裡面的人只是想要簡單的生活;我在大學校園裡面拍了最美麗的影片;我曾被拉斯維加斯的大老打成豬頭,而他現在在體驗陽光下的退休生活,我達成了我和他的協議;我欺騙我的母親,但是我後來也認錯了,她還是一樣愛我;我大四那年加入了這樣的一個團隊,我學會了這種技巧,我去了拉斯維加斯十七次,也賺了成千上萬美元,但也被人偷走了兩次。這就是我的人生經歷,教授。」故事定格在教授傻掉的囧臉中結束。

這樣的人生,稱為雲霄飛車都還嫌不夠貼切吧。

紙醉金迷的生活、揮金如土的享受,多少人的慾望在賭城絢麗霓虹燈招牌底下的建築中獲得了滿足,卻又有多少人把一生辛苦賺來的心血在短短的幾個晝夜裡面揮霍殆盡、痛不欲生?

的確,站在主角的角度想,當時加入那個團隊的確是一個能夠讓他賺取實現自己夢想籌碼的途徑,但是是不是唯一的途徑呢?這點我們不能妄下定論。但毋庸置於的是,至少在最初他的出發點並不是為了能夠揮金如土的享受生活,而是為了賺取能夠讓自己進修的足夠學費,這樣的出發點似乎不能說是種錯誤。但他低估的就是金錢和欲望的腐化力吧,我想。如同女主角跟主角所說的,拉斯維加斯可以讓你成為你想成為的人──只要你是個贏家,只要你有錢。後面的但書正是最可怕的部份,拉斯維加斯的現實,會輕易的讓一個手邊有著大筆鈔票的人迷失,縱然是一開始不過是個單純宅宅的主角也不例外(或者這樣說,也許越是單純的人在突然獲得慾望的巨大解放時,更容易失去原來的自我)。對主角來說,這樣的生活不但獲得了輕易贏錢的成就感、富足的物質享受、甚至也慢慢讓他被單純賭注的刺激感所麻醉。對於學習失去了興趣,這點他自己已經麻痺到無法察覺,還不斷說服自己是為了賺學費、最初的出發點成為合理化自己瘋狂享樂的藉口。和自己原本的好友疏遠,他覺得這已經不是個可以"成功"的動作──但是,最初的他們除了追求成功,更重要的是那種想研究的動力,而主角顯然已經喪失了──他無心繼續研究,滿腦子想著都是拉斯維加斯的糜爛奢華。物質生活是多麼的可怕、人的慾望又是多麼的無窮膨脹,在主角的經歷裡面一覽無疑。難怪社會的觀念裡面對於賭博總是深惡痛絕,認為那是罪惡的淵藪──我想那就是人性吧,對於這種簡單能夠發財、同時又能給予感官最刺激享受的行為,人總是很難拒絕而自然的沉溺──下注、贏錢、歡呼、揮霍,然後不斷重複著,直到一無所有。

其實這讓我想到自己。感覺上,主角把玩二十一點當作實現自己夢想的手段,這點跟我把唸書累積自我當成實現自己夢想的手段,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所差異的只是賭博來的快去的也快,而我的方式卻無法保證能夠獲得收穫、一種可怕的不確定性而已。其實想的長遠一點,會不會真的到了哪天我四五十歲了事業有成,回頭一想才發現自己根本走上跟自己夢想背道而馳的道路?假如是那種迷失,又能怪在什麼上面呢?還是該記住,勿忘初衷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狼影 的頭像
書狼影

竹旬穴

書狼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